鸦色的Lin

存坑处
喜欢的文请点心

© 鸦色的Lin

Powered by LOFTER

【锤基】异类(01)

蓝皮锤X蓝皮基

虐心太累虐身太伤,我要给自己回口血。

就很想写甜甜的故事,没有误会相互扶持并肩战斗,共同成长相亲相爱的故事。


01.   

       “如果他是一个真正的冰霜巨人,那你就该担心你的位置了。”Loki这么说时,目光刚从场下的战斗中转回来,他给自己斟了杯酒,冰爽的酒液一口下去,伴随着火灼般的热度席卷而来,留下砂纸刮过喉咙般的刺痛。他偏了偏头,放下手中的酒杯。

  在被层层看台包围的场下,战斗还在继续,不同于冰霜巨人的深色发色,即将获胜的那位有着一头半长的金发,被溅起的尘土和汗水污了颜色,在寒风中冻结成一缕一缕,他光裸着上身,仅仅围了一条雪原狼的毛皮,露出肌肉如斧凿般分明,随着他的奔跑跳跃进攻,析出的汗水凝结成冰粒簌簌而下。

  Thor Odinson,他几乎是一个天神,敏锐的战斗本能,摧枯拉朽的力量,众神之王的血脉,却有个冰霜巨人的母亲,阿萨神族与巨人的混血。

  这时周围看台上猛地爆发出欢呼的嘶吼,坐在另一侧体型几乎是Loki一倍的冰霜巨人从鼻孔喷出一声不屑地哼声,他抓起酒杯,立刻就有侍从上来为他满了酒,仰头一饮而尽。

  “杂种。”咒骂与摔掷空杯的脆响混为一体,却又清晰可闻。

  听到这个词的Loki连眼神都未变,一边把玩着酒杯一边笑盈盈地低语道:“他在王国的声望不低,况且他的母亲还是位英雄,贵族乐意给他一个方便,士兵们愿意为他效死。”

  Thor的母亲Jord是一个冰霜巨人,当初如果不是她的果决,身边这位即便还活着,也该是阿斯嘉德的阶下囚,而不是约顿海姆的第一顺位继承人。

  Loki和Thor一样,是阿斯嘉德与约顿海姆的混血。两国曾非常友好,Odin与Laufey当年常常一同狩猎征战,饮酒欢庆,两国子民也有互通姻亲,甚至两位国王都不可避免,Laufey有位阿斯嘉德宫廷魔法师的情妇,众神之王的妻子陨落后,爱上了一个女巨人,并准备娶她作为续弦,这两位分别就是Loki与Thor的母亲。但国与国之间的交往,向来都是利益为上,共同出征战胜火之国后,Odin和Laufey关于火焰之剑的归属上出了分歧,都想将火焰之剑据为己有而争执不休,导致两国交恶起了战争,约顿海姆不幸战败,阿斯嘉德的军队即将攻入王城时,那位本该在阿斯嘉德待嫁的准王后带着未出生的孩子毅然回国,就在现在脚下这座王城的城墙上,以腹中的血脉为质,与众神之王谈判,迫使Odin退军。停战协议签订不久后,她生下了一个男孩,便是Thor。那年在王城中还有另一个怀孕的母亲,国王的情妇、阿斯嘉德宫廷的女魔法师,在战争中她选择了爱情协助Jord出逃投奔敌人的国度,却被当做奸细关押,在地牢中生下Loki后失血而亡,最终Laufey勉强承认了Loki的存在,或许还念了几分旧情,给予了他王子的称号。

  “我可以帮你解决这个威胁。”Loki说。按照常理来说,由Jord抚养长大的Loki与Thor的关系,应该比现在坐在他身边Laufey的长子Helblindi更像兄弟。

  “你们都是一样的东西。”Helblindi说,带着些轻蔑,又咬牙切齿。作为Laufey的长子,理所当然的第一顺位继承人,并看不上他这个半血的弟弟,但场下正向四周观众扬手致意的Thor,才是更棘手的麻烦,他无法容忍士兵们尊重一个半血更甚于他这个未来的国王。

  “你这样说真伤我的心,毕竟我们还有一半血相同,我当然站在你这边。”Loki说。他的继承权虽然排在第三,但真正算起来,Thor都有可能在他之前。同样的混血,不同的命运,约顿海姆气候恶劣土地贫瘠,无论男女都是战士,他们崇敬英雄,作为最小王子的Loki,在约顿海姆的待遇并没有Thor好。

  一样蓝色的皮肤,除了那头金发Thor看起来比他更像是约顿海姆的一员,Loki虽然有着约顿海姆漆黑的头发,身形却像是阿斯嘉德人,在一堆高壮的冰霜巨人中显得极为矮小瘦弱,而他除了这身肤色和深色的头发,并未遗传到冰霜巨人的优势,无法用冰雪塑造自己的体魄,如同阿斯嘉德人一般畏寒。

  所以,他么虽然都是混血,但Loki还真不一定站在Thor这方,因为嫉妒也是人之常情。

  想到这点,Helblindi的语气松了几分,“你嘴里没有一句实言。”Loki的在外名声,不得不让他还保有几分警惕。

  “哥哥,作为王储,你将来是要登上王位的,有些事情并不适合你去做,为何不让我代劳呢?”Loki将手中的酒杯转了两圈,微微仰起脸,他知道什么角度让自己的肢体表情看起来更可信,“我只需要一些报酬,你看,我的生活并不宽裕。”这句倒不是谎言,因为半血的原因,王宫内总是刻意忽视这位最小的王子,待遇也只能和普通的奴仆齐平,连食物都不太充足,导致Loki常年都是自己出去狩猎填饱肚皮。

  “别那么叫我。”话虽然这么说,Helblindi却从怀里掏出一个绣金的口袋抛在Loki手边,发出沉甸甸的一声闷响。

  “为你效劳,我未来的陛下。”从声音和体积摸约估算袋子的价值后,Loki甜蜜地说道。

  他起身行了一个标准的致敬礼,拿起钱袋慢慢地退出王室的看台包间,很快就融进离场的人群中,不见了踪影。

  Thor夹着战利品推开他的居所的门时,毫不意外Loki已经翘着腿坐在桌边,壁炉里熊熊燃烧着晒过的木材,让在竞技场洗过澡的他有些出汗,Loki没有主动与他说话,看起来是今天的收成不太称心。Thor将手臂下的毛皮披上Loki的肩膀,先开口问道:“有多少?”往往Loki冷着脸时并不是生他的气,只是需要一个抱怨的借口,或许,还有些肢体上的安慰,Thor心知肚明。

  “真吝啬,这点东西,还不够去尼达维勒定一件武器。”Loki抓住口袋的尾端,抬手一抽,宝石和金币随之倾泻而出,铺满了小半张桌面。

  其实量还不少,只是没达到某人预期而已,Thor努力让自己做出些愤懑地表情,表示此刻与Loki同仇敌忾,“那就再换个。”趁着约顿海姆还未收到他们将要离开的消息前,再好好敲一敲这些平时没少给他们使绊子的王储们,而且Thor也不想那么快离开约顿海姆,去往阿斯嘉德。在这片土地长大的Thor,已经将约顿海姆当做了自己的祖国,加上母亲的原因,他对阿斯嘉德并没有什么好感。

  Odin在这时派信使秘密联络他,甚至给出了丰厚的待遇,怎么看都是陷阱。

  “当然,等我再去见见Býleistr,阿斯加德还不知道什么情况,在没有充足准备前,我们哪也不去。”

  在关于他安危问题上,Loki有些过度焦虑了,Thor安抚地轻捏他的后颈,换来Loki一个龇牙的威胁动作,Thor爽朗地笑起来,他的这位义兄弟,像是刚刚成熟的栗子,尖锐多刺的外壳下面,裹着甜美脆嫩的内里。

  “听你的安排。”



评论(12)
热度(276)
2018-07-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