鸦色的Lin

存坑处
喜欢的文请点心

© 鸦色的Lin

Powered by LOFTER

【LC米雅米】珍稀植物培育手册(12)

没有了喜欢的主队,反而更加轻松了。

快乐足球。


  12.雅柏菲卡:我会负责的


  联系事实反复推理都无法推翻的结论着实惊到了雅柏菲卡,好一会儿他站在原地,心跳剧烈地鼓噪这,手指冰凉,强烈的逃走的欲望撕扯着他,脚下却像生根般无法挪动分毫。

  恐惧是人与生俱来避让危险的求生本能,却能通过强大的信念来克服。他不畏惧死亡,甚至早就做好了献出生命的准备,只是此刻心中的胆怯更像是一种手足无措的紧张,以至于第一反应是逃避与否认。因为毒血的缘故,十多年避开他人的生活里他完全没有与人建立亲密关系的念头,他知道怎么去战斗,怎么完成教皇交付的任务,在各种学习中也不算太过笨拙,唯独在与人正常相处上有些障碍,像是有一堵看不见的墙,将他与其他人分隔在两个世界,而现在的情况,无异于将他突然扔进了人群里,瞬间思维便是一团混乱。

  雅柏菲卡细细地呼吸了几口气用来平稳情绪,圣战还未结束,他不能逃避,他必须镇定下来。已经退出战局的米诺斯对这次圣战结论的笃定,意味着除去米诺斯外,冥界还有人站在圣域这方,这个人的地位至少与米诺斯相当,甚至更高,才能达到左右结局的效果,从米诺斯进攻圣域的表现来看,他不可能主动站在圣域方,所以那个主导计划的人,或许是与圣域有些关系,或许是对大地上的生命有所怜悯。雅柏菲卡停下了推测,他并不需要知晓那人的身份,因为在这个计划中,并没有他的位置。他和米诺斯婚姻是计划外的突发状况,如果不处理好甚至会影响到计划的执行,所以米诺斯才会模糊实情和出言警告。

  除去用隐藏在深红荆棘中的白玫瑰偷袭的那次,米诺斯对他都是种没有杀意的游戏态度,只是这样的轻浮更令人气愤和想要证明自身。这段时间与米诺斯的对战中,他能清晰的感受到婚姻效力对他的保护,今早天雄星的到来,显示冥界其他人并不受效力的影响,米诺斯完全可以利用这个漏洞来结束他的生命,从整个大局来看才是更稳妥的做法。

  雅柏菲卡咬住唇上的伤口,用轻微的刺痛来缓解真相带给他的冲击:米诺斯确实出于主观意识地在保护他。

  思及至此,雅柏菲卡抱着换下的床单走向后殿浣洗的水池。既然米诺斯能平静地接受事实,他当然也没理由退缩,把这件事情看成一个任务,便没那么难接受,虽然他没经验和头绪,学习和实践起来也不会太慢。

  不就是意外结婚,他会负责的。

  当晚米诺斯带着晚餐回来时,双鱼座第一次在宫殿的门口迎接了他。

  能判定是迎接,因为双鱼座简短地问候了一句“回来了?”并主动从他手中接过了装着食物的野餐篮。这个表现有些怪异,任何反常都值得被探究,米诺斯面上不显,心下却开始迅速地排查原因,他和双鱼座每天说的话不超过十句,有时候一只手就能数过来,说多几句就难免会开打,因此双鱼座从不主动和他说话。

  双鱼座漂亮是漂亮,就是有些暴躁。相比之下,米诺斯觉得自己还是更喜欢像安娜那样听话又可人的小宠物。

  难道今天艾亚哥斯和他说了什么?不确定的怀疑主动询问的话反而会暴露自己想要隐藏的信息,所以米诺斯只是应了一声,同往常一样坐上餐桌的主位。

  “用餐。”他说。

  这代表着中止话题,用餐的礼仪之一便是在享用食物时保持安静。

  雅柏菲卡打开还冒着热气的野餐篮,又看了一眼已经开始审阅死亡之书的米诺斯,还未换下狮鹫盔甲的天贵星这副装扮看起来确实有几分审判长的威严。只是突然联想到这样的米诺斯拿着还包裹着柔软的浅蓝色缎带的编织篮从人间回来的形象,雅柏菲卡没有忍住冒起的笑意,嘴角翘起一道弧线。

  双鱼座的态度也有些微妙的变化,米诺斯衡量了一番,决定不做追究,不影响到人类亚伦的计划都在可容忍范围,况且只要不触犯界限,他一向很大度。

  携带回来的餐品与正餐相比还是简陋许多,但比起之前的那些供旅人与平民用餐的小酒馆确实要好上几分。冥王作为掌管财富的主神,在人间也有些身世显赫的古老家族供奉,对于第一狱审判长大人的吩咐自然不会怠慢。海鲜和清甜的果蔬的前菜,放在保温容器中的汤品,配着酱料的羔羊肉、乳鸽和牛排,加上些冷盘和主食,佐餐的饮品是潘趣酒,还搭配上了奶油泡芙作为饭后的甜点。食物的味道混合在一起,冲淡了厅内的冰冷。 

  饭后收拾完的餐具,雅柏菲卡主动询问道:“你之前说的那份文书工作,现在还需要我帮忙吗?”米诺斯对他的食量似乎有些误解,导致他每次饭后都有些撑得犯困。

  在他身边确实更能有效地避免意外,米诺斯便干脆给了肯定的答复。

  “可以。”比起多罗美亚宫,米诺斯更熟悉完全掌控在手中的裁决之馆。不过还有些需要调整的地方,圣斗士的训练服十分简陋而粗糙,而克里特岛传统服饰只适合炎热的地中海区域,米诺斯注意到双鱼座又舔了一次嘴唇,昨天造成的那个伤口看起来更深了。离开地面的植物神,身体的机能也变弱了不少,在没有热度的冥界,也应该换上更加保暖又不影响行动的衣物。

  因此雅柏菲卡洗完澡出来时,发现自己换下的训练服已经不知所踪,而放在他那侧床头的,是以往他们出任务时所穿的三件套常服,只是用料更为贵重、做工更加精细。

  “谢谢。”雅柏菲卡说,这座宫殿中没有其他人,谁准备的衣物也一目了然。

  米诺斯微微颔首,坦然地接受了双鱼座的致谢,将死亡之书放在床头柜上,挥手熄灭了寝宫的蜡烛,这次没有等到睡着,双鱼座主动地靠过来,贴着他的肩膀放浅了呼吸,晚餐时那些奶油的香味隐隐约约从他身上透出,闻起来像是很好吃的糖。

  没有找到替换的床品,在米诺斯回来之前,雅柏菲卡用小宇宙烘干了洗过的被单,圣斗士的小宇宙蕴含着黄道十二宫的力量,用来烘干织物相当方便,并且考验了对力量精准运用,在任务中难免会受伤或遇上些浓雾和雨雪天气,因此每个圣斗士都不陌生这个方法。

  被小宇宙烘干的床品中带着阳光晒后的蓬松与暖意,舒适而助眠,许久没有见到阳光的植物神也沉寂下来,睡得极为香甜。反倒是米诺斯,被残余在被单中双鱼座的小宇宙影响,一晚上都没睡着。


评论(10)
热度(52)
2018-07-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