鸦色的Lin

存坑处
喜欢的文请点心

© 鸦色的Lin

Powered by LOFTER

【LC米雅米】珍稀植物培育手册(09)

  09.马尼戈特:看脸抢人,活该倒霉


     未来的教皇大人现下还只是个没多少社会经验的小年轻,事情又关系到战友的名誉,深思熟虑之后,史昂没有第一时间将得知的信息禀告教皇,而是选择和雅柏菲卡关系更好一些并有能力进入的冥界的巨蟹座马尼戈特商量。

  “无法伤害彼此的话,我倒不担心雅柏菲卡。”听完白羊座的叙述,马尼戈特脸上露出惯有的坏笑。

  “可是天贵星米诺斯——”史昂与那个男人交过手,对方的小宇宙危险而且充满恶意,绝不是什么佳偶良配。

  “小史昂呀,你只见到了雅柏菲卡表现在人前的一面而已,他的强大不在于他的力量。”马尼戈特笑着戳了一下史昂的额头,随后的话语也难得严肃起来。“双鱼座的奥义之一血腥玫瑰阵的布置,需要透析敌人的心理,从而预知敌人的招数与动向,有针对性地布下死亡的陷阱,一击必中,例无虚发。”不到决定胜负的时刻,雅柏菲卡都不会展现自己的全部实力,“他或许会有一段弱势期,但最后吃亏的肯定不会是他。”可惜不能看到那个抢走雅柏酱的混蛋吃瘪的样子了。

  “我会保守这个秘密。”听出了马尼戈特话语中的深意,史昂说,“雅柏菲卡作为双鱼座已经为圣战牺牲,完成了他的职责。”

  马尼戈特拍了拍史昂肩膀,笑容中带上几分柔和,无论怎么样,只要战友能安然无恙地活下去,就是好消息。

 

        成为魔星之后米诺斯几乎不离开第一狱,平时住在最高审判厅后面的休息室,多罗美亚宫自从建成就一直闲置,如果不是双鱼座这个意外,大概还会继续闲置下去,本来就是作为维持婚姻假象而启用的宫殿,自然也不会因为双鱼座睡相太糟这点小问题而分居,更何况还有睡神意味不明的警告,如果现在他直白地表现出对双鱼座的厌恶,就代表着其他人可以替他处理掉双鱼座,同时,因为敌对身份的关系,他也不能表现得对双鱼座太热情,一番衡量后米诺斯决定保持原样,然后静观其变。

  但随即传来冥王的转生体亚伦被软禁的消息,圣战进入短暂的休战期,不久后拉达曼提斯离开了冥界,他的工作分摊到米诺斯和艾亚哥斯头上,加大的工作强度累积起来耗神耗力,米诺斯提不起什么兴致和精力继续与双鱼座互掐,两人间的磕磕碰碰渐渐也磨合了几分。

  大多数植物都畏寒,多罗美亚宫离第八狱不远,气温比冥界其他地方低上不少,睡着后小宇宙不会自动运转,入睡后双鱼座会本能的靠近他,起初几晚米诺斯还会直接踹开,后来只是随意推开些距离别压在自己身上就行,最后干脆放弃了抵抗,反正双鱼座找到舒适的睡姿就不会再挪动,总比整晚都在互踹得安稳,而且在阴冷的夜晚有暖烘烘的躯体在怀,勉勉强强还过得去,唯一不好的是对方又硬又沉,常常压得米诺斯半身发麻。

  除此之外,偶尔还会如眼下般出现些状况而导致半夜惊醒,米诺斯面无表情地捏开双鱼座的牙关,将自己的手拔出来,被咬住的手侧湿淋淋印着一排齿痕,咬痕不深,也没有出血,再配上对方迷茫的表情,又让人无法置气。米诺斯熟练地塞给对方两口神力,将有限的休息时间交还给睡眠,死亡之书的运转需要燃烧小宇宙来支撑,即便是像米诺斯,也需要用休息来回复力量。克里特岛在米诺斯统治之前一直是母系社会,后来换了男性的国王,由男性抚养子女的传统也保留下来,在人间时米诺斯共有十个长大成人的子女,这种夜半起来喂食的事情真是轻车熟路,做起来也异常顺手不会觉得困扰,太过计较双鱼座的瑕疵也会显得自己小肚鸡肠,往好的方面想,至少对方不尿床。

  自从遇到双鱼座,米诺斯发现自己的下限越来越低了。

  除去与米诺斯一同前往地面的时间,雅柏菲卡还未离开过多罗美亚宫的范围,并不是他安于现状或不关心局势,而是未摸清情况之前,任何多余的举动,都有可能导致拖累他人的错误。获得圣衣之前的候补生们都是结伴完成任务,成为圣斗士之后也时常有一些与同伴合作的委托,因为体质和招数的缘故,雅柏菲卡很少直接作为第一线的战士,而是在队伍中担任寻找线索和辅助控场的角色,他的老师曾说过,圣斗士的职责是守护,同伴和周围人员的安危,远远高于战斗的畅快。

  米诺斯在试图保护他,不知出于何种原因,虽然雅柏菲卡不太想承认这个推测,但事实无法否认。睡眠是警惕最放松的时段,即使他和米诺斯因为印痕的缘故无法伤害对方,却不代表两人必须同寝而眠,而米诺斯还要容忍他糟糕的睡相,

  被米诺斯唤醒的那股力量,对米诺斯有种切实的渴望,那种渴望会在雅柏菲卡的意识进入沉眠后促使他的身体去靠近对方,几乎要透体而出地扑向对方,来吞噬对方的神力。依靠吞噬来生长的力量,哪怕雅柏菲卡再迟钝,也能察觉到其中的威胁,而米诺斯却毫不在意,甚至会在雅柏菲卡无法克制时主动将神力喂食给他。

  也许他并不是保护自己,而是在饲养隐藏在他这副身躯内的那头野兽。因为这些不确定性,雅柏菲卡目前还不能做出进一步的计划,他们之间信息不对等,米诺斯掌握着更多的实情,但傀儡师将自己包裹在伪装的坚壳中,明显不打算对他透露分毫。在每日例行的外出就餐时间内,雅柏菲卡思考着,如何才能从米诺斯身上找到答案的突破口。 

  “那是什么?”突然有人问了一句,打断了雅柏菲卡的思绪。

  靠近窗边的人,纷纷探出身体仰头看向外面的天空。

  “看天上!”人群蜂拥而出,嘈杂的议论声传进已经空了大半的酒馆,雅柏菲卡放下刀叉,将视线转向窗口。

  “专注。”视线并未离开手中死亡之书的米诺斯,冷冷地开口制止双鱼座的行为。透过死亡之书,米诺斯掌握着一切事态的进展,人类亚伦的反击开始了,也意味着双鱼座的放风时间结束了,按照亚伦之前的提示,在这场圣战终结之前,除非必要状况,米诺斯都不会再带着双鱼座来地面,甚至他第一狱那些办公的冥斗士们,都会暂停执行外出任务,只是一些活尸和鬼魂,几个月也不会闹出什么天翻地覆的大问题。

  尽管有些心不在焉,雅柏菲卡还是吃完了自己的餐点,刚刚的那一眼已经让他看到了外面的情况,天空中出现了像是教堂穹顶壁画般的景象,十有八九与圣战有关,越来越多的疑惑与焦虑在他心中堆积,米诺斯刚刚那句提醒来得正是时机,打断了他轻举妄动的念头。 

       “你是不是需要控制一下体重?”从死亡之书里移开视线,米诺斯扫了一眼空无一物的餐盘,问道。按照就餐礼仪,每份餐点最好留下三分之一左右的分量,米诺斯在点餐时也是如此计算的,但双鱼座每次都像没有受教育的贫民一样,连配菜都不剩下,如果双鱼座是个水仙子的话,大概是条金鱼,喂多少吃多少。当初他把人拖回冥界时重量还和正常的人类没什么差别,现在明明没了圣衣,却比穿了圣衣还重,和他的外表一点也不相称。

  米诺斯越来越怀疑他和前代植物神一样,是棵树。他不知道的是,对于草本植物,这样的生长速度才算正常,竹子一晚上能长一米多,春雨过后更是能窜两三米,拟态成人类的植物神,每晚还被塞一顿神力宵夜,自然长得飞快。

  大概是吃得多动得少,雅柏菲卡脸上浮现一抹尴尬的赧色。每到春夏两季时他的体重总是增加得很快,尽管体型上看不出差别,但以往他都会减少饮食增加训练量来保证自己在圣域的平均体重范围内,今年一时忽略,后果就立即显露出来了。

  “要不我抱你?”面对米诺斯的诘问,雅柏菲卡善解人意地提出解决方案。训练生时常常有扛来抱去的玩闹,米诺斯没有给他进出冥界的权限,每次来回两人都必须有些身体上的接触,况且冥衣的翅膀确实可以起到落地时的缓冲作用,雅柏菲卡也没觉得这样的姿势有什么不对。虽然米诺斯比自己高一点,不过比自己瘦很多,体重也轻上不少,那点重量对于他来说不算什么,至于落地时的冲力,可以用几个连跃缓解掉。

  半分钟后,两人又打成了一团。


评论(29)
热度(50)
2018-0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