鸦色的Lin

存坑处
喜欢的文请点心

© 鸦色的Lin

Powered by LOFTER

【锤基】一段旅途(尾声)

尾声

画家的屋子开着门,这表示他在营业中,这位从外地而来的画师用笔细腻,色彩明艳,颇受阿斯加德人的欢迎,画像预约都已经排到了冬天。午饭的时间点上画师并没有访客,Thor没有敲门,径直进入房间。

“我领地里不少年轻人抱怨,说你掳走了姑娘们的芳心。”

“伯爵大人。”同样金发的年轻男子停下手中的画笔,站起身微微弯身行礼,笑着说:“那一定是玩笑。”

画板上不知是哪位小姐定制的画像,栗色的卷发,层层叠叠精致的蕾丝长裙,一柄绣花小扇半掩着面,微笑甜美可人。

Thor不急不缓地走上前,将手中的画本放在前子爵的画架上,语气平静,问道:“Loki Laufeyson在你们中的代号是什么?”

他盯着对方那双同样蓝色的眼睛,倒是有几分真切地期望那个被吊死在路边树丛中的骑士说了谎。

子爵避开Thor的注视,脸上轻松的表情全褪去了,有那么几秒他绷紧了肩背又放松开来,皱着眉将画册掂入手中,看到里面Thor的画像时,眉间都挤出了几道沟壑。

“公爵殿下还好吗?”最终子爵轻声问道。

“也许活着。”他的举动无疑确实了Thor的猜想,公爵殿下倒是有几分本事,笼络了几个难得的人才,Thor有几分失望,又莫名地松了一口气,他不知道那位冬兵具体是个什么样的人,但是他知道眼前这位米德加特的领主是个正直善良的家伙,连Helbindi都没有挑出治罪的理由,Thor清点他城堡的财产时,子爵的私人财物还比不上阿斯加德一个勤劳一点的农夫的积蓄,他本想将人招入自己麾下的。

“运气好的话,他现在大概已经在回北境的路上了。”Thor说。

阿斯加德的守卫固若金汤,一旦进入领地,几乎没有脱身的可能,公爵殿下想必是一开始就计划好了策略,选在抵达前最松懈的时机,伪装成不堪受辱投河自尽的模样,虽然有些偏差,却唯有那条路可以走。

“谢谢你的帮助,伯爵大人。”子爵合上画册,拿在手中。

“我想你并不愿意继续留下,所以——”Thor对着门外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你可以走了,离开阿斯加德。”

“希望你能加入我们,Thor,我们有同样的敌人,不该在此时对立。”子爵停顿了几秒,长吐了一口气,挺直了背脊,正式而诚恳地说。

Thor扯扯嘴角,“人生的前二十五年我致力于训练如何去成为一个合格的阿斯加德继承人和领主,为王室效力;接着我又为不再和王室打交道而努力奋斗至今,而我暂时没有改变目标的意愿。”王国的命脉不应该掌握在某个血脉之中,而是应该在有能力的人手上。

“人不能改变自己的出身,只能决定自己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子爵说。

或许公爵殿下真有些能力能挽救王国,但谁都无法保证他之后的王族继承人也拥有同样的魄力和手段。

“希望他值得你们追随。”也希望没有给自己留下一个棘手的隐患。

知道自己无法说服Thor,子爵便不再多言,他没什么个人财物需要收拾,只是要将手上的预约和未完成的工作处理完,便致歉告退。

“这个你不能带走。”Thor说着,从子爵臂弯里抽出公爵的画册。 

那本画册好久没有拿出来过了,Thor打开隐藏的隔间取出来时,表面已经落了一层积灰,皮质的封面干皱,内页发了黄,页脚磨得成起毛的圆弧,纸张也变得脆弱而微微粘结在一起。

几周前国王病重的消息就传回了领地,怕是过不了多久,就会政权交替,新王继位。召唤Thor入王都的命令在昨夜里就发了过来,领地的属臣们纷纷反对,但抵挡不住领主的决心。

Thor小心翼翼地拆开内页,翻到自己的那副画像上。

当年的他踌躇满志,同样图谋着约顿海姆的王座,甚至只有一线之隔。公爵与Helbindi决战时Thor的军队就停留在王都二十里地外的山坡上。

“伯爵若是参战,是要将所有观望和中立的贵族领主们都卷入战局了。”那时厄特加尔周边已经飘起了雪,公爵听完Thor军队的动向报告后只是沉思地看向远处暗色的城墙,许久之后依然按原定的计划发起攻击。

“两个月后又是播种的季节,我的军队没有足够的粮食,北境的子民也无法承担长久的战争,若是他要来,就让他来吧。”

密探将话原封不动地带回来,Thor没有加入这场最终之战,连新王的登基日Thor也没有参与,他没有收到观礼的请帖,也没有接到领主觐见新王的通知。

新王建立了上下议院,从此王国不再是国王的一言堂。

又安抚被战火影响的民众,开粮仓,修马道,鼓励农商,修改律法,忙忙碌碌看上去完全忘记了处于王国南境阿斯加德的存在。也许不是忘记,而是刻意忽略冷落,Thor反而觉得无所畏惧,干脆停了每年供奉给王都的税收,按照领地内的律法制度管理,俨然一副闹独立的模样。

直到两年后国王终于派遣使者送来了第一封信。

空无一字。

伯爵阅后哈哈大笑,备上了两年应缴纳的税收,连同账册一起交付使者,顺带着当初那些未被完成的任务们,他们都还有几分用处,能为新王效力,Thor也便不再让他们在自己领地养老,统统遣送回厄特加尔。

这个举动终于缓解了他和新王之间的僵硬的气氛,Thor开始行使他自身的权利,在上议院中的一席之地,将阿斯加德一些治理经验呈交上去,渐渐地和国王之间也有了一些书信上的往来,寥寥几句,无关私事。

这是在那个初夏的旅程之后,Thor首次应召入王都。

厄特加尔的冷风刮过建筑的边缘,扯动王旗,偶尔夹着一些细细的冰粒,削得人生疼。新王卧病在床已经不是什么秘密的事情,引领的侍从一直将Thor带入后厅君王的居室中,受寒流的影响,Thor比预计的要到得晚一些,阿斯加德的马匹习惯了夏热冬暖的南方,突然来趟寒冷之地,脚力和速度都被削弱了不少。

当年在维格利德河畔那一别后,竟隔了这么久,才又处于同一室中。

新王比公爵时看起来更消瘦苍白了,近乎午夜,他依然坐在书桌前,披着一件黑色点白的皮草斗篷,壁炉里的柴火烧得噼啪,房间里温暖如春,作响嘴唇也不复当年的嫣红,而是偏紫的深色,Thor进来,才从手中的纸卷中抬眼。

倒是比公爵时犀利了几分。

[陛下体内慢性毒药累积,加上长期忧劳成疾,怕是——]

如果不是目前的状况,国王大概都不会再召见他。

“好久不见。”见Loki没有理睬他的意图,Thor自顾自地脱下外披挂在门口的衣架上,落落大方地打了个招呼。

“妄想独立,分裂国土,包含异心,按照帝国的律法,我本来有无数罪责可以杀了你。”言语上也凶狠了不少,可在Thor眼中,他依然是当年那个可握在手中的囚徒。

光猥亵和性虐国主就足够绞死他十来回了,Thor还真不担心这个。新旧权力的交替,现任的国主为他的养子和继承人铺平道路,也是常情。

“为您效忠,我的陛下。”他回答得非常随意,厚着脸皮给自己搬了一张椅子,放在国王对面,索性坐了下来。

Loki大概预料到了他这样赖皮的举动,也懒得说,自顾自地打开了卷轴:“修路,免税,开放农田和贸易,增加有偿的公共建设……”以及很多未完成的事情。

这些听起来更像是交代后事,一瞬间Thor就明白了自己被召来的目的,他坐正了身体,认真地盯着Loki将王国的鸿图一一展开。

“把书柜左边抽屉的卷轴拿过来。”国王轻咳了几声,喝了一口水,将斗篷裹紧了几分,合着眼说。

 [如果能到温暖的地方去,还能再支撑上几年,厄尔加特的冬天太冷了,他的肺——]

“陛下,阿斯加德空气湿润,四季如春,有助于您的身体,我的城堡能看到海,偶尔有些海鸥和鸽子会在窗口讨食,还有漂亮的猎场和柔软的沙滩,能邀请您去小住一段时间吗?”

“少探听王宫的消息,把你的眼线放到该放的地方去。”约顿之王冷淡地说,他皱起了眉,手按在太阳穴边轻轻揉动,将Thor取回的卷轴打开。

事实上Thor不止是在王宫里布下了眼线,连王宫里连绵不断地为国王秘密诊断的各地名医,也是他的手笔。

[颜料累积的毒素,还有征战时的旧伤,只能好好养养多休息了。]

“我知道你想做什么,但当初并不到时机,改革的道路上会有无数的牺牲,如果还有二十年,我能做到。”他说着,将手中的密件抛给Thor。

“Narfi会接替我的位置,继续安抚和削弱世袭贵族们的权利,若是他阻碍了王国的发展,你有权接替他。”

“这个任务太重了,我需要报酬。”Thor单手按在卷轴上,缓缓地说。

“什么报酬?”那双绿色的眼睛一下子就瞪大了,气得圆滚滚的,随着岁月的流逝有了一些细纹,却无损他在Thor眼中的魅力。

“我能吻你一下吗?”Thor说。

“找死?”绿色的眼睛微微眯起,语气也有几分不善。

“没有拒绝那就是同意了。”Thor笑眯眯地说,他站起身,撑着桌面轻轻地吻在对方冰凉的嘴唇上。

只是唇贴着唇,Loki的呼吸扫得他的胡茬痒痒的,他感觉到对方就要不耐烦地楸他的头发了,才恋恋不舍地挪开。

“和我回阿斯加德吧。”在那里同样能管理国家。

“太远。”发下去的命令要好久才能传回王都。“退下。”

第二日,国王破格擢升Odinson伯爵为公爵,协助监国,一半的王国事务被堆到了Thor的案头上。

第七日厄特加尔下起了入冬来的第一场雪,到傍晚时天空的厚云才散开,透出金黄的阳光落在白茫茫的雪地上,王国的使者匆匆而来,披着不详的黑纱。

第九日,新王继位,Odinson公爵摄政。

将先王棺木送入王室墓地的那天,雪花又断断续续地飘起来,铠甲穿在身上冷得和冰一样,无数平民从家中走出,静立在道路两旁送行。

自此之后的三十年Thor每每回想到那一天,都似乎仍能感觉到棺木压在肩上的重量。

满头白发的公爵在现任国王成年之后便退回了领地,每年冬天才回去一趟王都,这一年的秋天他提前到了,蹲在国王的墓碑前,唠唠叨叨地说了一些王国的近况。最后他说,他太老了,怕是明年来不了了。

那夜他梦到Loki还是公爵的时候,他邀请他去阿斯加德小住。

公爵没有拒绝。

=============================================

也许还有个甜番外,等有空填

评论(25)
热度(107)
2016-0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