鸦色的Lin

存坑处
喜欢的文请点心

© 鸦色的Lin

Powered by LOFTER

【锤基】信仰(尾声)

Loki是领主与舞姬一夜风流后的产物。

从他的名字就可以知道他在这座信奉阿斯加德诸神的城堡中的受欢迎程度了。但也没什么太糟的,Laufey给他一碗饭吃,又没有继承权的压力,除了看书祈祷和鼓捣艺术之外,偶尔还能做点小恶作剧对付那些嘲笑他出生的人。

他本以为他对这座城堡没有什么感情,也曾想过成年后离开,如同书本上那样周游时间,去看看传说中文明的中心罗马,和神秘的东方国家。但是他没有等到那一天,战争爆发了,Laufey和他的儿子们纷纷战死在城墙上,士兵们把领主的权杖献给他。

南方传来的新教占领了国土,这里是行政省内最后一处诸神的神殿和堡垒,此后再无退路。当战争进行到尾端,城堡里没有更多的粮食和任何战胜的希望后,他给出了最后的命令。

士兵们将刀剑对准了他们的妻子和孩子,然后是他们自己,只有Loki留了下来。

Loki对于供奉的阿斯加德的诸神们并没有太多的恭敬,除了神台正中的雷电之神。

人不是生而坚强。

年幼时的私生子少不了被城堡里的同年人的欺凌,Laufey的城堡里男性们都必须靠武力维护自己的尊严,不会有人对那个还弱小的没有母亲庇护的孩子伸出援手。

他也曾因孤独而哭泣,因伤痛而流泪,战战兢兢地躲避随时可能袭来的拳头。雷神宽大披风的背后是一处极好的隐藏点,没有人敢爬上神台,也就没有人知道他在那儿。

那具雕像在Loki的幼年里,扮演着本来应该由Laufey来扮演的保护者的角色。

除了他自己,他当然不能容忍任何人来亵渎雷神。

哪怕那只是一尊石像。

他以为他不会有信仰的,即使是对于那尊雕像,也只是占有欲多过敬仰。

所以他才会留下来,捍卫他的所有物。

那群疯狗般的异教徒将Laufey腐烂的尸体拖出来砍头,撬开墓室里所有的石棺,卷走陪葬品,将先祖的尸骨拖出来碾碎,对他严刑拷打,引诱他吐出背叛的言语,他都未曾屈服,那是他应得的惩罚。

他在城破之前烧掉祭坛的挂毯,把金银的祭品沉入深井,将所有神像一一推到砸碎,亲自摧毁最后的圣地。他宁可自己做那个渎神者,也不想让异教徒触碰到一丝一毫。

可最后他还是留下了脖子上挂着的小小的雷神之锤护身符。他把挂坠压在舌头下,藏在唇齿间,直到那些渣滓们再也玩不出任何花样,将他塞进石棺中,合上棺盖。

他罪恶的灵魂必然无法得到宽恕,无法去往勇士们的英灵殿,也无法去往死亡女神的国度,他将护符纳入掌心,心满意足接受他的结局。

他的意识在高温和逐渐稀薄的空气中昏沉,突然有个声音隆隆地安抚,“睡吧,睡吧,总躲在我披风后面的小爱哭鬼,等到一个和平安宁的年代,我会再将你唤醒。”

身体的痛苦逐渐远去,困顿的睡意让他沉入梦乡。

有时候他会做梦,梦到另一个世界,那里有高耸入云的大楼,移动起来快如疾风的铁盒,人像的投影会在玻璃后说话,演绎生离死别,所有的居民都能熟练地使用电来方便生活。

还有一个没有Mjolnir的Thor,他和古籍记载的雷神一样热情,友善地对待每一个人,天生就具有令人信服的力量,他对Loki的照顾,超过所有Loki身边的人。

除了有一点,他总是跨过礼貌的范畴,做出一些过于亲密的举动。

这让Loki有些局促,他的信仰似乎看上他了?可在此之前Loki一直都是和女孩交往。

但渐渐Loki就爱上了这个梦境,双方都是男性又何妨,他喜欢他的神祗触碰他,他也想触碰他的神祗。

“我并不是你的信仰,我不是那个雷神。”

Thor这么说地时候Loki只是不以为然地挑了挑眉。

那有什么关系,他收紧手臂,脸颊埋在那厚实的胸肌上,就像贪恋温暖和安全的孩子。

不管Thor是否能呼风唤雨掌控雷电,他都不在乎。

因为,Thor是他应得的奖励。


评论(12)
热度(246)
2016-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