鸦色的Lin

存坑处
喜欢的文请点心

© 鸦色的Lin

Powered by LOFTER

【锤基】信仰(34)

Part 34

 

夜晚烧烤聚会时云层就厚实到遮住月亮,到了周一果然天气糟透了,暴雨一阵接着一阵地泼下,靠近窗洞就能感到细碎的水汽扑面而来,临近中午天空还暗沉得像凌晨四五点一样,这种状况只能停工。气温降低了不少,大家都懒懒散散地提不起精神,一些学生睡意朦胧地吃完早饭,又回房间补眠了,几个学生在木板和石块搭起来的临时餐桌上打扑克,他们大概是忘了带厚实的衣物,身上裹了好几层T恤和外套。

Thor匆匆走进前厅,急促的脚步声打破了原有的轻松氛围。

“早上好,Thor!”打牌的学生们同他打招呼,顺口问道:“怎么没看见Loki,他还在睡吗?”

“他今天有些不太舒服,在休息。”Thor简短地解释道,拿起已经冷掉的两份早饭就往回走。

Thor讨厌这样的下雨天,这意味着工期延误,原有的计划被打乱,还有Loki。以前他并没有太多感觉,都是在办公室里呆着,雨水不会对他的生活造成太大的影响,反而因为暴雨,上司们会体量一些,减少加班的时间。

事情要从更早一些时候说起,Thor来到这里不久后就养成了每天晨跑习惯,一向是这座城堡中起得最早的人,今早他下楼刷了个牙,回头拿毛巾就瞥见半修复的城墙上有一道人影,差点以为是哪个学生想不开,吓得心都要从嗓子里跳出来,甩了毛巾就往外冲,结果发现是原本还应该躺在床上晚一些醒来的Loki,不知道他是怎么在那么短的时间里跑开的,呆呆地站在城墙上,被瓢泼大雨淋了一个湿透。

床垫白晒了。

Thor脑子里第一个念头就是这句。

这混蛋,又要重新缝一遍了,真想把他直接塞进烘干机。

“Loki!下来!”

他不知道自己是恼怒还是着急,手脚并用地试图直接爬上那一人多高的城墙,却怎么都翻不上去,湿透的鞋底和石砖滑溜溜的使不上力,他试了几次没成功,偏偏叫Loki却没有回应,雨水沿着他的衣角往下流淌,而他毫无知觉,像一尊石质的雕像。

Thor绕开一段路程,跑到楼梯那儿走上城墙,他的鞋子进了水,踩得叭叽响,又滑又难受。

“Loki?”

城墙还没垒到原有的高度,两边也没有护栏,从这里摔下去可不是好玩的,Thor小心翼翼地走过去,抓住Loki的胳膊,企图唤起他的主意。

Loki依然没有反应,他垂着眼,看向城墙外,Thor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原有的防护沟壑已经被时间掩埋,一些部分积了水,绕着城墙边浑浊的一条水带,隐约显现出它的踪迹。

再过不久,今天负责早饭的两名学生就要起床了,Thor半拉半架着Loki往城堡移动,好在Loki并未挣扎,没有给Thor造成更多的麻烦。

Thor原打算回房间,因为工具箱和干衣服都在那儿,但他们才走进楼梯间,就听见了二楼传来人声,打着哈欠拖着脚步,低声模糊地交谈,渐渐接近楼梯间,Thor分辨出其中一个是那个喜欢Loki的女孩。

Loki现在的模样不适合与她们遇上,那女孩对Loki太过关注,Thor担心她会发现他们努力想掩藏的秘密。

他一把抱起Loki仓猝转向往地下室入口方向,现在地下室放着发电机,轰隆作响,学生们不会去那里,而且地下室门由外开启,插销也在外面,索性还能锁住这个到处跑的家伙,免得再出差池。

Thor将Loki留在地下室,上去换了一套衣服,又匆忙带着应急灯和干毯子回来,路过厅堂时,烤面包和煎蛋的香味弥漫了整个侧厅,再过不久学生们的闹钟就会响起,学生们陆陆续续下来一楼。Thor和Masterson约了今天见面,现在的天气也不是知道他是否能按时到达。

他回到地下室,应急灯的光比发电机上的指示灯亮得多,Loki还呆愣愣地坐在原处,石阶上积了一滩水渍,贴在身上的湿透衣服更显得他消瘦苍白。

“Loki?”Thor尝试着同Loki说话,但这笨僵尸一直不肯开口,Thor帮他脱掉了湿衣服,擦干身体,裹上毯子,他还是那副失魂的模样,任Thor摆弄。

地下室轰鸣的电机响声令人耳膜发疼,这里是Thor最开始发现Loki的地方,开启的石棺还扔在那儿,Thor一直没有心思理会它,现在看到,越发觉得那东西可恶。Loki不开口,Thor也不知道怎么办,如果当初没有挖到这家伙,也许现在不会如此麻烦。

“你真是个麻烦精。”反正Loki也听不进去他在说什么,Thor索性开始吐槽,“一点也不让人省心。”

“第一次见面把我吓得半死,幸好我心脏强健。”

“不长脑子,也不听话。”Thor捏了一把Loki的脸颊,看着有点婴儿肥,可实际没多少肉,捏起手感也不好。

“一点不讲究,总搞得脏死了,最后干活的都是我。”虽然Thor也自认为是个不太讲究的人,但Loki完全都没有讲究的心,走哪蹭哪,Thor每次洗他的脏衣服都要多加半勺洗衣液。

“真不知道你活着时是什么样子的。”

Thor掰着手指头算了半天,发现这家伙满身都是缺点,他看了一眼时间,又是错过早餐了,这时候他该出去露个面,Thor站起来,摸着Loki的头发说:“不过挖到你大概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了。”

“在这里等我,我去去就回来。”

但Thor没有按他所说得那么快回来,他将早餐拿回房间后,又打发了一众前来探望的学生,刚想溜下来,Masterson到了。

虽然先前已经邮件联络过多次,但项目的事情聊起来,各种细节繁琐不堪,工作室还带来了所有材料的样品,需要一一确认,他们在会议室里吃了午饭,商讨完毕已近傍晚,Thor送走他们,心急火燎地跑进地下室。

应急灯没电了,地下室又只剩下了发电机的小灯,昏暗一片。

Loki藏在高台的一角里,抱着膝盖坐着,盯着台上的一道裂缝,Thor走近他才抬起头,轻声问道:“我做错什么了吗?”


评论(7)
热度(148)
2016-0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