鸦色的Lin

存坑处
喜欢的文请点心

© 鸦色的Lin

Powered by LOFTER

【锤基】信仰(30)

Part 30

 

Thor发誓他再也不会给Loki任何含酒精的饮料,不,连水都不会有一杯。他从来不知道一个僵尸加上一罐也许是半罐啤酒,会麻烦到这个地步,现在他完全可以确认Loki是一场灾难,让人无能为力的那种。

Thor打开他的僵尸修补箱,从里面掏出蜂蜡放在电暖炉上加热,然后是针线盒,还有剪刀。

“她笑起来有两个酒窝,然后会露出她的牙,小虎牙,尖尖的,我爱她笑起来的样子。”小僵尸仰躺在床垫上,眯着眼,满嘴胡话。

“是的,是的。”Thor敷衍地应着,这话都说第五遍了,下面你会说你爱她的头发,金黄的像稻穗一般,你们偷偷逃出城墙,去森林里游荡。这家伙即使说话都不能安分一点,一直动来动去,Thor花了好几分钟才把湿透的衣服完全从他身上扒下来。

“她有一头漂亮的金发,你知道吗,我爱金发。就像秋天的稻穗。到秋天的时候,城堡里会非常忙碌,我们会在下午溜出去,秋天里大家忙着收麦子,没有人会注意到我们……”

Thor将探照灯调亮了一个档,用线剪将那些被啤酒浸透的缝线剪掉,剥开伤口,他得确定里面没有啤酒的残留,因为Loki在毁掉了他的裤子后,又毁掉了他的床铺,他一直在漏水,不像刚才漏得那么严重,却还有一些从伤口里渗透出来。

但他都漏了一床了,Thor简直要为此抓狂,偏偏这家伙还不能安静哪怕一秒钟,一直絮絮叨叨。

“女人们秋天总是很忙,她们要晒干度过冬天的蔬果,腌制猪肉,去树林里采集浆果。”

感谢上帝他还记得用英语,虽然语法句子烂得一塌糊涂,还时不时蹦一段古诺尔斯语。

Thor想揍他,十分迫切地,可是打一个没有疼痛感的家伙实在没什么满足感。他用医用棉吸掉腹腔里多余的啤酒,幻想自己一会儿能用缝针缝上这张喋喋不休的嘴,安静地度过整个夜晚。

“我喜欢秋天,训练的课程会减少,有时候还能去树林打猎,猎物都很肥美,饱含油脂。”

“闭嘴。”Thor手里捏着缝针,不得不用腿压住这个不老实的家伙,检查有哪些地方需要修复和替换。酒精让他有些头晕眼花,当然也许是因为Loki的唠叨和多动,他尝试了几次,都没有将缝线穿过那个该死的狭窄的洞口。

这令他烦躁。

一只手从他手里抽走了缝针,然后是线,Loki半起身坐着,伸出舌尖舔了舔线头,这无济于事,一个僵尸都没有口水的。

Thor劈手将缝针和线都抢回来,舔了一口发毛的线头,继续尝试穿针。

“我见侍女们这样穿针……”Loki大概是感觉到Thor的情绪,Thor让它变得显而易见,他语气变得小心翼翼:“对不起,我做不好。”

“你还是继续说点别的吧。”这种小狗似的可怜脸让Thor有种欺负人的错觉,就当是背景音了,Thor妥协地想。

而且Loki一点也不弱,他是一个战士,曾经。

他能徒手打倒一头熊。

“那个秋天,天气很好,树林里有很多浆果和蘑菇,女人们每天都去,成群结队的。”是的,那群学生们想去树林探险许久了,不过他们得带上枪,Thor可不确定里面有多少只熊,上次购物回来时,路边有一丛野葡萄都开始泛红了,他们可以挑一个好的天气休息,在他们结束暑假实习前,Thor还可以去镇上买一些野外烧烤的工具什么的,带着Loki,顺便去看场电影。

“她们在树林会分开,我不知道现在是否还有这种传统,每一处蘑菇从都是精灵的馈赠,不能和其他人分享,所以她们在树林里分开了。”Thor终于搞定了那根缝针,他摸了一把伤口内侧确定没有更多的啤酒在里面后开始缝合,Loki突然停止了说话,这让Thor反而有些不习惯。

“然后?”Thor按着伤口的皮肉,一边缝线一边随口问道。

“她们说她遇到了熊。”Loki说,“她再也没回来,人们只找回她的尸体,一部分的。”他的手突然抬起来,抓住Thor放在他肚皮上的手,这让Thor险些走错线脚。

还是不要让那群学生去树林了,在院子里烧烤就不错,他们肯定不会听话,进了树林就会走散,这太危险了。

“我看到熊袭击你。”

所以笨僵尸才会那么大反应。

“已经过去了。”Thor说。

“我以为我又会失去重要的。”Loki嘟嘟囔囔地说,他看起来十分难为情,而撇开脸:“我很抱歉,她和你很像。”

嘿,虽然他们都是金发碧眼什么的,但是性别和体型都是有很大的不同,他怎么看都是一个壮汉好吗?Thor不由自主地腹诽道,报复性地在线尾打了一个花式结。

他剪断线头,小心翼翼地拿下已经变暖的蜂蜡罐,拿着刷子试了试融化的程度。

好吧,也许初中时他看起来有点纤细,但那段时间过去得很快,非常快。

“有时候,我以为我又见到了她。”

“事情已经过去了,别难过。”其实Thor更想掐他的脖子,掐对一个僵尸来说都没什么效果,这真糟心。他将融化的蜜蜡刷匀,本来还想抱怨什么的,但是作为一个假冒的信仰对象,Thor决定还是给僵尸保留一点幻想的空间。

“你可以把我当做她,我能借一条腿给你,只有今晚。”Thor认命地扔开刷子,岔开腿,让Loki能靠在其中一条上。

“谢谢。”笨僵尸一点也不知道什么叫客套话,他真的凑过来,靠在Thor大腿上。

噢,操。

他一定还是一个处男或者作为一个太久没有性生活的僵尸,他大概不知道男人的大腿时多么敏感的存在,他竟然还蹭来蹭去。

“我那时应该和你一起去的。”

如果能流泪的话,Thor猜他现在一定在哭,这个时候应该说点什么,如果Loki没有扭来扭去试图缩成一团的话。

“我想你。”

被他思念的那个女孩一定非常优秀,Thor都快要忍不住嫉妒她了。

“我爱你。”

Thor揉了一把Loki的头发,正打算说点什么安慰话,才发现他说完那句就睡着了。

操。

 


评论(7)
热度(170)
2016-0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