鸦色的Lin

存坑处
喜欢的文请点心

© 鸦色的Lin

Powered by LOFTER

【锤基】信仰(29)

Part 29

 

Selvig教授带来了七个学生,加上Thor和Loki,第一天就清理掉了院子里因为雨水过后而疯长的杂草,散乱在院子里倒坍的碎石也搬至一边,又用石灰倒出了边线,将场地分割成一个个块,以前的水沟被时间掩盖了大多数痕迹,对此Loki全无记忆,或者是他知道一些什么,只是不愿意说,Thor没有细问,这并不会影响当前的进度。

院子需要重新设计排水系统,在不破坏原有设计的情况下,Thor猜测这里曾经有一些用来收集雨水的集水井,和日常生活所用的水井分开的,可以在干旱时期灌溉农田。他们沿着城堡边挖了一圈临时的排水沟,引入到镇上铺设过来的雨水收集系统中,预防降水对城堡的进一步破坏。

因为来的学生里有女士的缘故,Thor另外购买了几间活动板房,搭在院内作为独立的沐浴室和厕所,因此Thor还有了一个并不算太大的沼气池。

石料厂在排水沟完成之前就送来了第一批石砖,他们一结束手头的工作,就立即在原有的旧墙边钉上木桩,拉好定位线,Thor将墙砖所需的尺寸和排列方式发给每一个人,Selvig教授则负责教导学生怎么去处理那些砖头和完成图纸的要求,Loki也跟着学得津津有味,尽管语言上还有些障碍,但教授的亲自示范并不妨碍他对这些手工活的理解。

晴天的到来让失去植被覆盖的院子变得干燥,炎热和暴晒,扬起的尘土让人每天都是一身脏污,连裹得严严实实的Loki,身上的绷带也变成了灰黄的尘土色,淋浴间还没有热水供应的条件,他们必须每天在太阳下山之前收工,除了两位女士能单独的享用一个淋浴间之外,剩下的一群男人为了节约时间,通常都是赶在最后的半小时嘻嘻哈哈地挤进板房里,冲完澡后一起在院子里吃饭聊天,毕竟是一个专业的,学术问题很容易打开话题,一群人很快就熟络起来。

这晚不知是谁先起得头,突然就聊到了前女友和前男友的话题上,连Thor也没有避免,在起哄声中简短地讲述了自己当初和Sif分开的原因,无外乎工作繁忙,陪伴不足,不够用心。他也曾有一段时间情绪低落,痛苦不堪,但现在说起来时,却好像在讲另一个人的故事,几句话说完,自己倒是释然地笑了,对着大家举起手中的罐子,先喝了一口润润喉咙。

“Loki有恋人么?”占着Loki另一边位置栗发女孩小心翼翼地问道,她和队伍里的另一个女孩Darcy不同,后者热情活泼大大咧咧,她却少言寡语得没有什么存在感,不过做事倒是认真利落。

她飞快地看了Loki一眼又低下头,篝火的光芒映着她的耳尖通红,出卖了她的意图。

Thor心领神会,没有帮腔,笑着又喝一口。Loki的确非常讨人喜欢,Thor并不想去插手这点苗头,暑假很快就会过去,小姑娘的那点点幻想,也不必被揭穿。

“有过。”Loki的回答倒是有点出乎Thor的意料,他以为Loki顶多在性事上有过那个年代成年礼的经验,感情上大概会是一张白纸,毕竟Thor上次亲了一下他的脸颊,都别扭了那么久。

“哇哦!来讲讲吧!”大概所有人都是这么想的,因为他的回答瞬间激起了大家的热情。

Loki眨了眨眼,绿色的眼睛无论何时都有种浸水的湿润感,明亮,美丽。

“她是个善良漂亮的姑娘,头发像金丝编制成那样闪亮,眼睛像晴空一般的湛蓝温柔,又热情可爱。”

“如果不是你说的他,我大概会认为你说的是Thor。”有人插话说,四周响起一阵善意的哄笑。

“后来呢?你们怎么分开了?”

“嘿!”Thor想要阻止这个话题的继续进行,不用猜他也能知道事情的结局。

“她死了。”Loki垂下了眼,轻声说。笑闹声像被按了暂停键,气氛变得沉重,连空气都变得粘滞,没有人接话,安静的夜色里只能听见每个人的呼吸和木柴燃烧的噼啪声。

“对不起。”Loki放下手中未开的啤酒罐,默默起身,走进城堡的阴影里。

“Loki!等等!”Thor反应过来自己在干什么时,他已经追了过去,手里除了自己的啤酒罐之外,还有一罐没开封的,大约是顺手而抄起的Loki刚才放下的那罐。

Loki走得并不算太远,他穿过城堡,爬进后院小皮卡的车斗里,抱着膝盖靠在货箱的栏板上。

Thor单手支撑跳上去,走到Loki旁边坐下,他对这种情况有颇多的应对经验,全得感谢Fandral不知道多少次的失恋,对方只是需要一些陪伴,并不需要过多的言语。

Loki一只手抠着另一只手上的绷带,指骨从破洞中冒出来,不一会儿那些绷带就被他抠得破破烂烂。这些天的工作让Thor的手变得粗糙而起茧,也让Loki手指变成现在的模样。

他低着头打量双手惨白的骨头,慢慢地说:“我也死了。”

是啊,每天Thor和其他人一起吃饭时,总得用生病为理由让Loki拿着所谓的调理餐单独呆着,在所有人都用完浴室后,才能单独的洗澡,学生们偶尔也打趣两人之间的关系,幸运的是,他们都保持着礼貌的距离,并没有追问和探查他们破绽百出的秘密。

Thor不知道该怎么来接这句话,一把将人捞过来,肩靠着肩坐在一起,月光爬过车斗的边缘,在不甚平整的金属板上缓缓挪动,Thor盯着光暗的边界从一条焊接缝爬到另一条,数到四脑子里才灵光一现的冒出点东西。

他拉开拉环,将打开的啤酒塞进Loki手里,抓着自己的罐子与之相碰,然后喝了一大口,Loki也不再说什么,有学有样地将酒液灌入自己的喉咙。

直到Thor感觉到自己半边屁股一阵潮湿,才发现酒液在车斗里都汇聚了小小的一滩,正往他坐的位置汇集。

Loki疑惑地看了一眼手忙脚乱站起来的Thor,又看了看自己湿透的外套下摆,又迷糊又无奈地说:“漏了……”被熊刨开过的胃袋和胸腔无法储存进入身体的液体,全从缝补的空隙里漏了出来。

这模样还真让人生不起气,Thor哭笑不得地夺下他手里快要见底的酒罐,随手抛进后院的某处,将人拉起,“走吧,回去换衣服。”

现在走的话,应该能避得开其他人。

Loki起身后酒液漏得更快,淅淅沥沥地落在车板上,活像是尿了裤子,Thor不想Loki因此被人误会笑话,拉着Loki加快了脚步,“快点,还要给你换绷带。”

“嗯。”


评论(16)
热度(169)
2016-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