鸦色的Lin

存坑处
喜欢的文请点心

© 鸦色的Lin

Powered by LOFTER

【锤基】信仰(25)

Part 25

 

修改过的图纸比大学时代的设计作业还要惨不忍睹,密密麻麻布满了红线和笔记,所有空白地方都被加上了修订和补充的详图大样。Lara女士停止了学术的探讨,从火炉上取下煮热的麦芽茶分给他们,“我去准备午饭,今天天气不错,你们有一个小时,为什么不去四周逛逛呢?”

“谢谢您,夫人,我们弄完这一点就去,这儿景色非常漂亮,如果不是您专业和丰富的学识更吸引我,我早就想要出去走走了。”Thor说。

Lara女士离开了房间,只剩下Loki和Thor坐在工作兼餐桌的长桌旁。空气里蔓延着麦芽和蜂蜜的香味,Thor将又一处经过Loki确认的铸铁构件的细细地描绘完毕,标上尺寸,揉了揉发酸的眼睛,抬头看向还低着头老老实实翻看研究笔记寻找记忆的的Loki,捧起自己的那杯饮品。

“有什么新发现吗?”Thor一边问一边按亮手机屏幕查询时间,他们已经连续不断的工作了近五个小时,一阵饥饿突然袭击了Thor,他连忙喝了一大口热茶来缓解。

“没有……”拖长的尾音里带着一股浓浓的沮丧。

“不必感到抱歉,你做得已经超出预期了。”Loki坐在长桌的另一边,靠近书架,尽管方便查询,可也离Thor有几步的距离,Thor抓着杯子走过去,将Loki杯中的茶倒了一些给自己。

他曾以为自己和Loki完成了五成的图纸,刻画起详图部分才发现他们所做的不足十分之一。他们可以很快将建筑的主体结构修复,真正要用心和花上大量时间来处理的是那些精美的装饰以及大量的细节,也许需要十年,二十年,甚至竭尽Thor一生。

“我们并不急于这一时。”Thor又喝了一大口热茶,感觉到自己的胃终于停止了闹腾,往窗外望去。

平原上没有什么人居住,广袤的草原上零星的分散着几只羊,远远能看见公路和一片树林,在树林的另一端似乎有个村庄,这时候正徐徐冒着炊烟。夏季的牧草长得极为旺盛,连空气中都带着青草的味道,如果不是时不时传来的鸡鸣,Thor根本无法发现Lara女士还喂养着一群鸡。

“去外面逛逛?我们今天得回去了。”之前发出的采石邮件得到了回复,当地还有一个小型的采石场,是特地为这个地区城堡修复而保留的,他们给Thor的城堡配发了石量,需要Thor亲自去确定大小和材质。

木屋的结构已经完全敲定,Thor只需要招几个熟练的木工,几周后他就能和Loki搬进舒适的居室,不用每次都被下雨,潮湿,寒冷和阴暗困扰了。

经过一晚的体验之后,Thor已经爱上了这样的木屋,迫不及待要将它实现在自己的城堡之中。平原上安宁的夜晚,晒过的被子和铺在身下完整的羊皮,让Thor一夜无梦地享受无与伦比的熟睡,醒来时只觉得自己从未这样精力充沛过。

只是后来出了一点小小的状况,现在这个问题还在持续,他得想个办法把它解决。

昨夜借宿所用的鹅毛枕头是Lara女士自己亲手缝制的,有点漏毛,Loki醒得比他早,也没有叫醒他,盘腿坐在一旁笨手笨脚替他挑拣着跑进头发里的羽绒,Thor被窗口跑进来的温暖的懒洋洋的日光唤醒时,Loki已经拣出了整整一把,他的动作很轻,Thor竟然一点也没觉察到他是何时开始的。

Loki没有因为Thor的苏醒而中止他的工作,依然低着头仔细地在Thor的头发中寻找漏掉的绒毛,阳光给他的脸孔和低垂着的睫毛都镀上了一层金边,精致而漂亮。这家伙真是,让人无法不喜欢。

“早,Loki。”Thor坐起身,想都没想就笑眯眯地在他脸侧落下一个吻。

Loki的动作像按了暂停键一样突然中止,手指停留在Thor头发里好一会儿竟然没有下一步动作。

他的异常反而让Thor吓了一跳,“怎么了?”Thor一边问一边看向Loki的眼睛,哪知道对方猛地一矮身跳起来就逃出了房间,动作灵活得和平时的迟缓大相庭径。

一个早上,Loki都没有呆在Thor触手可及的地方,这种状况让Thor莫名地烦闷,此时一停下来便愈发无法静心工作。

“走吧。”他拍了拍Loki,后者沉默地放下笔记,两人一前一后地走出院子。

夏末的草原阳光充沛,有些晃眼,Thor眯着眼向不远处凸起的土丘前进,茂密的草叶流水般的拂过他的双腿,最后他在向阳的坡面停住脚步,拉着Loki坐在有点扎人的草地上。

那个位置正对着Lara女士房屋的正门,以便于她能一眼就发现他们在那儿休息,而且他走得足够远,远到在屋子里Lara女士绝对不会听到他们接下来的谈话。

Thor自己都无法搞明白自己早上的举动,就好像Frigga把这种举动遗传到了他的身上,让他不受控制自然而然地就吻了上去。也许是因为他把Loki当做自己的弟弟,可他从来没有想要给一个早安吻给他真正的兄弟,不管是Hodur还是Balder,一个都没有。

或者是因为Loki的不可恢复,让Thor无法将兄弟之间用拳头问候的方式放到他的身上。再或者是因为他对Loki的责任心和爱护之情,就像Frigga对待他们兄弟三人那样。

“对不起。“笨僵尸突然冒出一句,将Thor从纠结的思绪中唤醒,他看起来又紧张又忐忑不安,右手揉捏着一团不知道什么时候揪的草叶,绿色的汁水染了一手。

晚上回去得重新换条干净的绷带。

“不不,这是我的失误,我必须向你解释这个。”Thor连忙说道,一旦熬过了最难的开头,接下来的话语也就顺理成章了:“我把你当做我的家人,我的兄弟,所以才会那样做,等冬天时你见到我的母亲,她也会那样吻你的,这是一种表达喜爱的方式。如果你觉得我冒犯了你,我愿意为我的举动道歉。”

一长串的话语说完,Thor顿时松了一口气,好像他说服的不只是Loki,还有自己一般。

大概是家人和兄弟这两个词语取悦了Loki,他松手扔掉那团快要被捏成泥的草叶,侧头看向Thor,绿色的眼睛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我只是……太受宠若惊。谢谢你,Thor,我很开心,这是我的荣幸。”他嘴角上翘的弧度是那么漂亮,简直让Thor想要再亲一下才好,但这次他控制住了冲动。

两人和好如初与Lara女士共进午餐,在饭后向这位善良慷慨学识丰厚的女士提出告别。

“如果你们需要帮助,我认识一个团队,这里是他们的联系方式。他们为这片区域建造居住木屋已经有好几十年了,对传统的工艺十分有造诣,这座长屋就是他们协作建成的。”将两人送出院子时,女学者将一张名片交给Thor,“愿你们能早日实现你们的项目。”

“太棒了,我们正好需要。您真的给了我们非常大的帮助,以至于我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我的感谢。”

的确,有这样的一个有经验的团队,他和Loki就可以更快地改善目前糟糕的居住状况了。


评论(5)
热度(168)
2016-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