鸦色的Lin

存坑处
喜欢的文请点心

© 鸦色的Lin

Powered by LOFTER

信仰(24)

Part 24

 

斯堪纳地区的维京文化研究远远比Thor这个古建修复系要精通得多,在平原上,甚至有复原的维京长屋。城堡还保存着当年维京时代的信仰和生活习惯,Loki在图纸的完善上也给了他不少帮助,Thor将一部分细节的截图发给相关的学者,很快就收到了邀请。

Thor当下就敲定行程,约了见面时间。他带着电脑和Loki,开着那辆掉漆的小皮卡,晃晃荡荡上了高速。道路两旁有很多维京时代的遗迹散落在连绵起伏的土丘和丛林中,维京部落在这里生活和祭祀造成了这些土丘,树林里也偶尔能发现当年的石阵和祭品,有学者指出当年的国王和王后,曾居住在这片土地上。

Thor的车开得并不快,那个被复原的长屋在乡下一些的地方,要路过漂亮的平原和海岸线,Loki对于每一次出行都兴致盎然,Thor愿意让他有足够的时间来观赏沿途的风景。

经过整整半天,他们才抵达目的地。

“在我们的那栋城堡里,也发现了类似的建筑痕迹。” Thor随身携带了一份打印好的资料,便于随时笔记和交流,厚厚一本A3图纸打开在城堡复原图的那一页,城墙内木屋的外形到是和这次拜访的地方有五成相似。

“噢这当然会存在一些,城堡里很湿冷,中世纪时人均寿命并不长,发烧,感染,寒冷,食物不足这些都会让人丧命,尤其是在冬天。”这片土地上研究维京文化的学者有很多,每一个都有不同的专长和研究方向,眼前这位年长的女学者便是日常居住文化方向的佼佼者之一。

一旁的Loki似乎想起了什么,点头赞同:“老人,妇女和儿童会住在城墙内的屋子里,男人和女战士们驻扎在城堡内。”他像是顺着学者的话语,又像是自言自语,而用古诺尔斯语说道。

也得感谢这段时间的语言课程,教学相长,Thor能大致听懂Loki的话了。

“没错,我想你们的城堡就是这种情况,希望我的研究能给你们帮上一些忙。”她的年纪和阅历都是Thor的一倍甚至更多,他们所处的这个长屋便是她所复原的作品,现在她居住在里面,继续她的研究。

“我在你这个年纪,古诺尔斯语可没你说得好,你们都是非常有耐心专研学术的年轻人。”她对Loki赞赏道。

身侧的人没有回应,Thor疑惑地瞟过去,Loki的目光直愣愣的,Thor瞬间就明白了他并没有听懂这句现代的话语,连忙将话接过来:“谢谢您的夸奖,其实我们只是想修复它而了解过一些皮毛,现在很多细节的地方依然需要指导和帮助。”

幸好这位Lara女士并没有察觉Loki的不同寻常,她将腿上的笔记本翻过一页,继续说道:“他们会将墙壁粉刷层白色,一层一层的,被屋内的壁炉熏黑后就会刷上新的一层,越来越厚,保暖,而且看起来更加明亮一些。”

“在屋子的中间,有一个大的地炉,烧着火,挂着铁壶,热着水或者羊奶,女人们坐在周围,纺织和交谈。”Loki说。

“因为开窗小,除了壁炉之外,地炉也是必备的,看,在那儿,现在还没有到冬天,我并没有开始使用它。”Lara女士指向屋内地面上一处类似于火塘的东西,因为光线暗淡,Thor一开始都没有注意到它。

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讲,将Loki带来都是正确的,这里远离令他恐惧的潮湿的城堡,而Lara女士的讲解让他想起不少活着时的画面,精通古诺尔斯语的女学者开始充当Loki和Thor交流的翻译——一部分的,挑拣一些她认为对Thor有用的语句,更多的是她和Loki之间的闲谈。

Thor飞快地将每一个线索添加在他的图纸上,除了偶尔用一些速写的局部图来让两人确认之外,他都不再插嘴,看得出来,女士对Loki的兴趣甚至超过了她原本邀请而来的Thor。

天色渐渐暗沉,窗口和台灯的光亮不再支持阅读笔记,年长的女学者合上夹着各种便签的厚本,放回书架,“为什么不在这里住一晚呢,这栋屋子里有很多房间,有足够的位置和毛毯,我去煮点肉和豆子,盐水猪肉,还有燕麦粥,这些都是当初维京人的日常食物。吃饱后你们就可以休息,享受没有电灯的古代人一样的夜晚。”

“谢谢您的款待,夫人。”Thor说。这样最好不过了,以免他们将过多的时间浪费在路程上,木屋图纸才看过一半,还需要继续推敲。

晚饭温馨而美味,对于Thor这种吃了太久速食产品的人来说,每一种出自锅子里的正常烹制食材,都能让他得到满足,而现在这个满足是双倍的,甚至有些过了。

他吃掉了自己以及Loki的那一份晚饭,饱足带来的懒散让他躺在柔软温暖的羊毛褥子里,一动也不想动。Loki吹灭油灯,只剩下壁炉跳跃的火光笼罩着房间,他抱着自己的铺盖,茫然地站在椅子旁边,左顾右看不知道该将它们放置在哪才好。

Thor拍拍自己身侧,笨僵尸果不其然哒哒哒跑过来,将自己的铺盖紧贴着Thor的位置铺开。这让Thor忍不住怀疑他挖出来的这只,其实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纯良呆笨。他原有的聪明和才华,像是一颗蒙尘的宝石,正逐渐显露光芒。

对于Thor这种长期熬夜的夜行生物来讲,现在还不是睡眠的时间,他躺在那里,抬眼直视着屋顶的横梁,百日里那种莫名的情绪,在黑暗中逐渐发酵。像今天这样的情况会越来越多,他应该快点适应才对,但这依然有些难以释怀,好像是自己独占了很久的领地,突然被其他人觊觎指染一般。

“Thor,你不高兴?”

笨僵尸平时傻乎乎的,偏偏这种时候又敏锐得可怕。

“没有,”被那双绿莹莹的眼睛关切地注视着,那一点点别扭立刻烟消云散,“你很棒,没有你我的进展不会这么快和顺利。”

Loki呆愣思考了大约一分钟那么久,然后慢慢地缩进被褥中,整个藏在里面,模糊的谢谢从厚实的被子中传来,好一会儿Thor才反应过来这家伙是在害羞。

如果Loki是活着的,Thor会像和他的兄弟们玩闹那般扑上去骑在那条卷起的被子上好好揉搓一番,一直到他忍不住从被子里钻出来求饶为止。

可是这是Loki,没有痛觉又易碎的Loki,Thor轻手轻脚地将裹着Loki的被卷捞进怀里,故意绷紧声音恐吓道:“再不出来我就把你扛出去扔车上。”

那一卷被子立刻像毛毛虫似的拱动,顶着乱蓬蓬黑发的青年又重新回到了Thor的视线里。回去时得买一些发胶了,Thor自己倒是无所谓形象,但Loki实在不适合这样,他应该是精致的,一丝不苟的。

午夜降临,灰姑娘的魔法失效了,Loki身躯又失去了活力,变成一具不会说话不会动的尸体。

Thor在壁炉摇曳的火光中端详着Loki的脸孔,嘴唇上的伤口依然还在,翻着惨白的皮,露出无血色的唇肉,Loki的时间静止着,但Thor不是。

现在他还年轻,强壮,但时间会渐渐流逝,他会衰老,会死亡,而Loki会一直保持这个状态,Thor并不害怕谎言会被揭穿,因为Loki迟早会发现这个事实。

他担忧的是,几十年后,谁来照顾这个笨乎乎的家伙,谁来帮他掩盖那些异于常人之处,在下雨的天气里安抚他,带着他离开城堡,去四处看看不同的世界呢?


评论(11)
热度(187)
2015-1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