鸦色的Lin

存坑处
喜欢的文请点心

© 鸦色的Lin

Powered by LOFTER

【锤基】信仰(23)

Part 23

 

这场雨下得太久了,气温一天比一天低,到处都是湿淋淋冷飕飕的空气,从墙壁上,地板里渗透出来,直往骨头里钻。接下来几天Thor除了给环评和规划部门发送开采石料的报告邮件之外,剩下的时间几乎都用来和Loki一起窝在帐篷里裹着被子用Ipad看广告视频,来教导Loki认识各种日常生活用品,城堡里没有实物,视频成了最直观地教学示范。

这生活实在是堕落,如果把陪伴对象换成美艳温暖的女友,那就再完美不过了。Thor胡思乱想着,一不留神僵硬的手指一滑,险些没抓住Ipad被砸脸。他挪动发麻的腿,恰巧一阵冷风从帐篷的开口处钻进来,吹得他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哆嗦,连忙将被角掖紧,盘腿坐在一旁的Loki闷不吭声地爬起来,手脚麻利地拉上门帘,然后拖着脚步晃晃悠悠地回到原位,坐成之前的姿势,等着Thor继续。

他这个样子简直比Balder和Hoder要可爱一千倍一万倍,Thor将Ipad塞进他怀里,忍不住戳了戳那白惨惨的脸颊,两腮还带着一点稚气的婴儿肥,戳起来软软的,如果Loki是他的弟弟多好,他可以成为世界上最好的哥哥。

“你继续看,我去弄个晚饭。”除了窝在一起的时候太冷了一点,Loki简直是完美的。Thor的手和脚都冷得要命,只有热腾腾的汤和食物能让他重新温暖起来。

但Thor回来时,Loki不在帐篷里了。

暖黄的应急灯照亮帐篷和房间的每一个角落,都没有发现Loki的踪迹,外面的阵雨又下大了,入耳的全是落雨和漏水之声。

“Loki!”天色已经暗下来,楼梯上下都是漆黑一片,Thor的声音在空旷的墙壁上反弹了几圈,消散在空气中。

他会上哪去?外面还下着雨。

Thor思绪一片杂乱,被忽视很久的问题此刻突然像魔豆的种子一般发芽壮大,几乎要撑破他的脑子。Loki本来就不是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的,不告而别也许才是正常而不那么痛苦的方式。

“Loki!”

那怎么可能,另一个声音反驳。Loki把你当做他的信仰,哪怕是重返死亡之境,也必然会支撑到同你告别。

应急灯的光柱飞快地扫过一个又一个的房间,从上到下。

“Loki!回答我!”

神台上有一团黑乎乎的影子,窝在暗沉的墙边,几乎和黑暗融为一体。Thor提着灯爬上去,恐惧混合着喜悦,让他头脑发空,一时半刻竟然忘记继续向前。

灯光照亮了神台,那一团黑影的确是Loki,他抱着腿缩在那儿,对周围的一切毫无感知。必然是城堡的湿气和过多的雨水影响到Loki了,灯光落在他身上,Thor发现他的手指不自然的弯曲着,蜷缩成爪的模样,死死扣在膝盖上。

“Loki?”Thor慢慢地走上前,蹲下身与他平视。

那双平时看起来有些呆愣的翠绿眼睛,瞳孔紧缩了一圈。他在害怕,极度的恐惧才会造成现在的状况。

他当然会害怕,他看上去甚至只是一个还未完全长成的青年。没有人生来就是英雄,每个人对未知的事物都会多多少少的有着恐惧,何况是死亡。对于城堡里的人,他是一个领导者,是精神的支柱,是反抗的灵魂,对于侵略者,他是不屈的战士,是顽固的殉教者。他不能向任何人示弱,表露他原本的情绪,没有人能看到他的恐惧,他只能将它掩藏,建立坚强的外壳,没有人将他当做一个平常的、需要依靠和安慰的普通人。

他是这座城堡的祭品,献给那个并不存在的雷神。

Thor无法想象Loki死后的几百年间,是怎样地重返人间,日复一日祈祷和遭受破碎记忆的折磨,他也许想过要逃离这里,但这座废墟困住了他。

电影里枉死的鬼魂永远都无法离开他的死亡之地。

Thor不知道自己心中的愤怒从何而起,也不知道如何缓解这种怒气,但他必须带走Loki,到一个能让他不这么害怕的地方去。于是他抓着Loki的胳膊,搂着他的肩背,半拉半抱地将人带到院子里,拖进皮卡的后座上,按在怀里低声安慰。

“我在这里。”

“Loki,我在这里,没事,我在这里,我是Thor,我能保护你。”

“你是安全的。”

“别害怕。”

“相信我,没有人能再伤害你。”

“我是你的信仰。”

……

“Thor?”

谢天谢地这副僵硬的身体终于有了反应,Thor能感觉到怀抱中硌人的关节慢慢地舒缓,寸寸弹开,放松,又变为之前软乎乎的无害状态。

“嗯,我在。”Thor不敢看Loki的眼睛,他低头用鼻尖蹭了蹭Loki发顶的小漩涡,轻声回答。

前窗上的落雨渐渐地变少,最终只剩下残余的水迹,Thor感觉到怀抱中的躯体沉下去,卸掉所有力道还原成尸体的状态。但现在他没那么担心了,因为Loki一定会在明天醒来。

他们不能一直在城堡里呆着,Thor也不忍心再迫使Loki去回忆城堡的事情,图书馆的行程被无限期推后,钓鱼店老板推销的渔具终于派上了用场。

Thor特地将车开到远离城堡的河边,在那座隐世的城堡中成长的Loki必然没有来过这里,他看起来心情好极了,四下走动着,又殷勤地替Thor搬折叠椅拿网兜,撑上太阳伞。Thor喜欢那双翠绿的眼睛,尤其当它们透露出愉悦的光芒时。

但连续雨天后的放晴并不是钓鱼的好时机,一个小时都静止不动的浮标标示着这点。Thor尴尬地挠挠脸侧,僵硬地向Loki解释,“嗯……并不是所有时间都适合垂钓,有时会遇上这种情况,没什么收获,非常无趣而且令人烦闷,我下次会换个其他的活动。”

“只要是和您在一起,我就很开心了,我的信仰。”他说得很慢,这么多天的相处足够Loki察觉到两人之间语言的问题,而刻意的避开复杂的词语,以及放慢语速。

Thor心虚地避开他的视线,假借换鱼饵的动作在Loki看不见的角度扯出一个苦笑,他该告诉Loki事实的真相,防止错误再继续下去。他们之间应该是平等的,自由的关系,像亲密无间的兄弟或伙伴,而不是如此的诡异奇怪。

可他无法开口,莫名的慌乱和恐惧阻止他的诚实。他清楚的明白,真相就是结束,或许是这段畸形的关系,甚至是Loki虚假的生命。

他必须维系这个谎言,这意味着无数谎言的开始。


评论(8)
热度(184)
2015-1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