鸦色的Lin

存坑处
喜欢的文请点心

© 鸦色的Lin

Powered by LOFTER

【锤基】信仰(17)

Part 17

 

Thor被清晨飞进来的一只聒噪的杜鹃吵醒了,那只鸟不知道从哪个窗口飞进来,找不到出去的路,一直在厅堂上空来回盘旋,惊慌失措地拍打着翅膀,叫声尖锐而凄厉,回荡在破旧而空荡的建筑里,像是古老的记忆重现。

原本打算多睡一会儿的Thor,不得不睁开了眼。昨晚他霸占了睡袋,睡在偏厅的帐篷里,被占了地盘的Loki睡在帐篷外的野餐垫上,因为他不会生病也不怕冷。但Thor只是暂时借用帐篷,这里依然是Loki的专属,帐篷挤着他爱的塑料锤子,他爱的T恤,Thor给他买的衣物,还有整整齐齐的一堆饮料。

Thor直直地瞪着垒在一起摞了半米来高的铝罐,自己昨晚怎么就被蛊惑了,只顾着掏钱没考虑后果。他默默抽过一瓶可乐,砰的一声打开,往干渴的喉咙里灌了半罐,大脑终于登陆成功。

Loki早已起床,野餐垫叠成一个整整齐齐的长方体,放在帐篷右边,阳光从细窄的高窗里钻进来,扯出一条条光带。他不在房间内,一定是在做晨祷。Thor钻出帐篷,伸了个懒腰,又左右拉伸了一下肩背腰侧,甩甩腿。

昨晚买了太多高糖分的软饮,Loki又无法帮忙解决,为了避免自己变成一个满身肥肉的胖子,Thor换了鞋,走出建筑物,围绕着城堡外圈开始慢跑。第三次经过前院时,Loki结束了祷告,站在门廊的阴影下看着他,目光专注而柔和。

“在这儿帮我接一下床垫。”Thor慢慢降下速度,扯过晾衣绳上的毛巾擦拭顺着脸颊脖颈往下淌的汗水,走向他房间的下方的位置。

这晴朗炎热的天气,晒上半天他的床垫就能重新投入使用了。

 “你站在这里,我上去把床垫吊下来,帮我接一把。”Thor对Loki说。

花了他的钱,就得帮他干活。

“好……”

一切顺利,被淋湿的床单和被子也得重新洗后晾干,Thor还花了一点时间教Loki使用洗衣机。然后他们重新固定了晾衣绳,来晾晒洗好的被单和床单。

汽车的马达声从隐约到清晰,Thor手里拽着甩干过的被单,回忆最近有没有下过什么订单,伴随着刺耳的刹车声,一辆警车风一般地穿过了城墙,风骚地摆了个尾,停了下来。

“早上好。”来的是之前见过的那位Stark警官,“抱歉昨天有点突发状况没有按时过来,很高兴你们都还没事。”

这位Stark警官的语气让Thor有些手痒,他这话简直就像是连夜加班出图遇上甲方第二天一早告知要改方案那样欠揍。

“不过我给你们准备了一个小礼物,记得要感谢我。”Stark警官从裤兜里掏出一张卡片,“你的兄弟的居住证,放心我已经帮他处理好入境证明了。”

你这样知法犯法真的好么?Thor对瑞典的国防安全产生了强烈的怀疑,但他还是接过证件,Loki的确需要这个。

“谢谢。”Thor说,满怀诚意。现在他只需要让Loki看起来不像是一个传染病患者或者恐怖分子,就能让他顺利地登上飞机,回去和Frigga共进圣诞晚餐,分享填埋水果蔬菜的烤火鸡和满是奶油糖霜的树干蛋糕。

明尼苏达州的冬季冷得有些难捱,但Loki一定不会在乎。可惜Loki不能尝试一下Frigga的手艺,最近Thor总是会忘记他已经死去的事实。那有什么关系呢,Frigga一定会愿意给他准备塞满礼物的厚羊毛袜——哦不,Loki甚至都不会愿意过圣诞节。

他是一个北欧诸神的信徒。

“顺便说一句,建围栏的施工队今天上午十点过来。”Stark低头看了一眼腕表,“差不多快要到了,我还有其他事情,下次见。”

哪个警察会说下次见的?正常人谁都不愿意有需要见警察的麻烦。Thor举起还抓着床单的手,机械地左右摆动了两下,干巴巴地说:“再见。”

Stark警官拉开驾驶座的门,钻进去,又摇下车窗冲Thor眨眨眼:“顺便问一句,你们其实是那种兄弟?晚上睡一张床第二天就需要洗床单的那种?”没等Thor回答,他就自言自语下了结论,“反正你们看起来不像是亲兄弟。”

“他是我的兄弟。”Thor已经习惯这样的打趣,爽朗地笑道,反正他和Loki两个现在的状态也活像一对基佬,越解释反而越像是掩饰,顺其自然,他不介意。

院子的另一侧,正在将挂在绳子上被套拉平整的Loki,偏过头看向交谈的两人。


评论(4)
热度(169)
2015-09-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