鸦色的Lin

存坑处
喜欢的文请点心

© 鸦色的Lin

Powered by LOFTER

【锤基】信仰(6)

Part 06

 

意识朦胧中Thor碰倒了某个东西,哐当一声巨响,把他从床铺中惊得跳起来。

强烈而炎热阳光从窗洞里溜进来落到床尾上,亮得晃眼。Thor抬手看了一眼表,已经十点多了,他刚才撞倒了靠在床头的猎枪。

Thor起身坐在床沿边,弯腰扶起枪,盯着被石砖抵得严严实实的门板,发呆,大脑Loading读条中。

过了大概一分钟那么久,他才想明白为什么他把门堵成那个样子。

夜晚的恐怖故事并没有降临,他抱着枪一直守到天空微亮,也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这个时间绿眼睛大概都做完晨祷了,而Thor还没吃早饭。

Thor无精打采地挪开砖头,打着哈欠拖沓脚步晃晃悠悠走下楼,转过楼梯平台时被坐在下面楼梯口旁的人影吓得一个激灵,完全清醒过来。

绿眼睛靠在墙边,双手环抱着腿,脸搁在膝盖上,闭着眼,像是睡着了,如果尸体拥有睡眠的话。他看起来就像是个无家可归的流浪汉,还是刚从垃圾堆里翻出来的那种,满身泥土,指甲也是黑乎乎的。

Thor迅速地移动到梯段的另一边,贴着楼梯的边缘,离绿眼睛最远的地方,猫着脚步,踮着脚尖一阶一阶地挪下楼。

没有暴起,没有变异。

Thor用最快的速度逃出了楼梯间。

但走到大厅他又一边咒骂着自己一边折转回来,神台上的碎石比昨天多了两倍,原本塞给绿眼睛使用的旧手套和铲子也干干净净地摆在上面,怪不得那双手脏得像刨了垃圾一样,感情还真是刨了一晚的垃圾堆。

他大概是把Thor当成那个Thor了,那个掌管雷电的北欧神祗。

Thor一直觉得宗教狂热者都是脑子进水的家伙,而他房子里的这个更是典范。活着的时候就没聪明到哪里去,死后更是蠢到了极限。

虚无的信仰难道比生命更重要?有铲子和手套不用,供奉起来有个屁用!

他带着莫名的怒火走到那个还窝在原地的家伙半米远处,用枪头捅捅绿眼睛的胳膊,“哎。”

没有回应。

Thor加大了点力又捅了一下,“醒醒。”

依然没有回应。

绿眼睛似乎又死掉了,不对,他本来就是死的,难道是完成心愿了?

Thor决定把他埋回到墓室里去。但在此之前,他需要把他洗干净一点。

沾满血迹和泥土的裹尸布Thor是懒得洗了,那么久远的血迹也多半洗不干净,他上楼去翻了一件自己的旧T恤和沙滩裤,顺手把枪扔在房间里。

就当在洗玩偶了,Thor对着仰躺在水池里的尸体,自暴自弃地想。

做完心理建设后,他剥掉绿眼睛的衣服。那件足以作为博物馆珍藏的古董一离开尸体就变成一抹灰烬,正好过来一阵微风,呛得Thor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

看着那具白惨惨的身体,Thor拧开水龙头,拿过搓背刷——用完后只能再去镇上超市买一个,但比起用直接手,心理上要容易接受得多。

他简直像个洗充气娃娃的变态——啧啧,伏贴在黑色草丛中的东西个头不小,勃起后一定也非常可观,但是比他的肯定还小一点。男人难免会比较下同类性器的大小,但这挺尴尬的,Thor不能让自己更加像个变态,他抓住尸体的肩膀翻了个面,倒吸一口冷气。

那些杀死绿眼睛的杂种们才是真正的变态。

削瘦的背脊上布满了层层叠叠的鞭痕和焦黑的烙印,有几处的皮肉翻开着,隐约能看见雪白的骨头,几乎没有一处完好。

尸体的残破让Thor的胃部一阵紧缩,连续干呕好几下,嘴里泛起酸腐味,却什么也没吐出来。

Thor完全无从下手,这一刷子下去,可以直接把背部的肋骨都搓出来。

算了,洗洗手和脸就好。Thor轻手轻脚地把尸体再翻回来,他怕自己力气大一点,绿眼睛背上的皮肉会整个脱落。

可怜的家伙,愿你安息。

Thor叹息着扔掉刷子,捞起尸体的右手,接着又叹了一口,这傻孩子大概都不知道疼痛是什么了,昨天刚挖出来时还好好的漂亮得媲美手模,今天就惨得跟受了刑似的,五个指头上只有大小拇指还保留着指甲,其他的都露着暗红的指肉,有一片还摇摇欲坠的连着最后一点皮,Thor正犹豫着要不要拔掉,那只手突然颤动了一下,Thor吓得差点犯心脏病。

“Thor……”罪魁祸首睁开了眼睛,满脸迷茫地看着他,脑袋湿淋淋的,微长的漆黑头发一缕一缕粘在苍白的脸上,水把那双翠绿的眼睛被水浸得湿润,绿汪汪显得万分无辜。

“自己洗干净。”Thor一把甩开手里的爪子,恶狠狠地说。


评论(6)
热度(168)
2015-08-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