鸦色的Lin

存坑处
喜欢的文请点心

© 鸦色的Lin

Powered by LOFTER

【锤基】信仰5(建筑师锤X睡美人基)

Part 05

 

太阳落到了城堡的塔顶处,天空不再明亮得刺眼,渐渐暗淡下来。Thor这次把皮卡直接开到城堡的后门,熄了油门仰靠在驾驶位上,掏出手机开始玩消泡泡的游戏,刚开局就扔错了一个黄球,没几分钟整个画面就被各色泡泡包围,满盘皆输,GAME OVER。

他按灭屏幕,将手机塞进裤兜,闭着眼趴在方向盘上眯了片刻,才慢吞吞拖着箱子挪下车。

下车后他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拉伸蜷缩在驾驶室几个小时的身体,俯身掀开箱子,拎起猎枪,打开膛室,捞起子弹盒,咬开包在外面的塑料和纸壳,抠出子弹填入枪膛,咔哒一声合上膛,举起来做了一个瞄准动作。工作后就没有再玩过猎枪,打猎的技艺有些生疏,不过对付一个行动迟缓的移动靶,应该没什么问题。

如果绿眼睛跑到树林里去就算了。

但Thor知道他肯定还在那儿。如果他当初能放弃信仰逃走,最后也不会被人活埋在那具石棺中。

Thor提着枪,轻缓地挪开临时作为门的木板,踏进城堡内部。

走廊里静悄悄的一片,大厅没有任何声音传来。Thor倒是真希望绿眼睛已经离开了城堡,或者像电影里那样完成心愿变成灰烬什么的。

但他还在那儿。

夕阳的光从窗洞里斜照进来,在大厅里铺下一条条拉长的光痕。绿眼睛就在神台前那块昏黄的光晕中,脏得好像是刚从泥土里爬出来一样。

收集来的碎石拼拼凑凑也没有摆出一个形体,只是整整齐齐地码在台上。

他背对着Thor,双手交握着跪在那堆碎片前祈祷。

Thor端起枪缓缓靠近,右手食指扣在扳机上,瞄准后心。这个距离开枪的话,甚至不会造成过多的痛苦,就能让他再次进入永眠。

这和谋杀有什么分别,他还能思考,还能交谈。

可他是一个怪物!

他并没有伤害你,他甚至没有攻击意图。

谁知道夜幕降临他会变成什么。

除了不会呼吸,他和一个人类有什么不同呢?而且,他知道这座建筑的原貌。

Thor扣着扳机的手指不自觉地颤抖了一下,愤恨地放下猎枪,他无法说服自己对绿眼睛开枪,哪怕对方并不算做人类。

简直是疯了,他居然要和一个僵尸共同呆在一座建筑里。Thor干脆不再刻意隐藏自己,提着枪蹬蹬蹬走向前门,入夜后温度会降低许多,目前还没有洗热水澡的条件,现在去水池边冲个凉,还不会太冷。

Thor一边走一边扯开工作服的领口,下午在制冷坏掉的皮卡里闷了两个小时,汗水泡着衣物发酵,现在他整个都像块坏掉的奶酪一样臭得要命。

牛筋鞋底故意踢踏石板的声音在寂静而高耸的厅堂内太过响亮,原本还在晚祷中绿眼睛都忍不住侧头疑惑地看向Thor,目送他怒气冲冲离开大厅,才回过头继续祷告。

冲完澡后,Thor袒露着上身坐在院子里一块倒着的条石上,工作服泡在水池里。他用野炊锅煮了个罐头蔬菜汤,就着汤啃压缩饼干,枪靠在旁边,一垂手就能拿到的地方。这比在大都市里潦倒多了,没有送到手边的现磨咖啡,没有各种烹饪好的美味,甚至没有一间像样的浴室。连那个水池,都只是Thor在车库旧货处理中淘到的缺了只脚的立式浴缸。Thor在水龙头旁挖了个坑,铺上塑料布,把浴缸填进去,便得到了一个简易的露天水池。

如果在夏天过去前没有将城堡的修复计划做好并至少把浴室改造出来的话,那么等天气冷了,他就比天桥下的流浪汉好不到哪里去了。

但Thor对目前的生活非常满意,因为这自由的空气,这崭新的生活。

如果没有里面那个绿眼睛会更满意一点。

这一天过得简直像是爱丽丝的梦游。Thor喝完最后一口汤,从水池里舀出一勺水浇灭火堆。他随意揉了揉泡着的衣服,用清水冲过两遍,拧干后晾在绳子上,然后拎起枪走向城堡。

红皇后还在他的房子里,现在他要继续他的冒险。

青年依然跪在原处,闭着眼,轻声诵读祷告词,古老的词语从他嘴唇里流淌出来,神圣而平静。

这一次Thor放轻了脚步,径直穿过大厅。


评论(2)
热度(171)
2015-0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