鸦色的Lin

存坑处
喜欢的文请点心

© 鸦色的Lin

Powered by LOFTER

【LC米雅米】珍稀植物培育手册(02)

 02.米诺斯:我有特殊的尬聊手法



 雅柏菲卡在一张挂着帷幔的四柱床上醒来,空气中飘荡着淡淡的松枝与薄荷的清香,手指能感受到织物的柔软,只是穿着圣衣感受不到床铺的舒适,反而硌得全身都疼。

  这是哪?

  他记得自己被天贵星带进了冥界,其实用不上傀儡线,他那时也没有剩余的力量再挣扎,保护村庄的职责让他梗着最后一口气,将染血的玫瑰送入天贵星的胸口后,力量瞬间消退,原本就重伤的身体不支倒地,然后是霞红的天空,转变成冥界的深紫,与天贵星一同从空中坠下。尽管有对方当了肉垫,落地的冲击还是让他瞬间失去了意识。

  他还活着吗?

  那样必死无疑的伤势似乎得到了有效的救治,连碎裂的骨节都只剩下能忍受的不适感,雅柏菲卡坐起身,层层白色的纱幔被气流带动,像水面的波纹荡漾开去。

  这里绝对不是圣域,即使被床幔阻隔了视线,雅柏菲卡也能断定这个事实,从身上滑落的被子,有着柔滑的缎面,填充着轻软的羽毛,圣斗士清贫的生活中不会出现如此奢侈的物品。

  不知是谁救了他,雅柏菲卡挑开纱幔,试图去寻找答案。 

     “醒了?”

  答案立刻就冒了出来。

  坐在枝型烛台旁扶手椅里的天贵星米诺斯,没有穿着那身张扬的冥衣,而是披着一袭黑袍,说话间也未从手中的书籍中移开眼,落在肩上的头发白银般泛着冷光。 

  “米诺斯!”战斗的本能比思考更快,雅柏菲卡在讶然叫出对方名讳的同时忍不住出拳。

  米诺斯单手接下挥来的拳,才抬眼看向双鱼座,眉梢微微上挑,带着些讥讽和是笑非笑的神色说:“弑亲是重罪。”

  手中的拳卸掉了力道,米诺斯也便松开了手指,合上手中的《植物属志》,死亡之书记载这个作者还写过一本《植物种志》,不知道两本看完能不能找到双鱼座具体的种类。冥界唯一的植物木栾子已经被圣斗士们毁了,那么他现在扣下圣域这株才算公平。

  “不可能。”雅柏菲卡喃喃自语,声音轻到低不可闻,他是被遗弃在玫瑰园的孤儿,除了老师之外不会再有其他亲人。他试图说服自己这是谎言,反射性地抚向自己的颈间,但只触碰到冰凉的圣衣护颈。

  双鱼座的圣衣。

  包含身世线索的吊坠早已被他丢弃,他在获得穿上这身黄金盔甲资格时就做了决定,此刻也不应该违背立下的誓言。

  米诺斯敏锐地捕捉双鱼座低如蚊呐的话语,嘲讽地轻笑一声,说:“不然你以为你为什么还活着。”

  双鱼座似乎会错了意,米诺斯也不打算解释,婚姻从法律和契约上来说,就是将原本没有血缘关系的人变成亲属的一种方法。以及,抢回一个男性伴侣的失误操作,没必要让对方知道。想到这里米诺斯不易觉察地瞥了下眼,本来是带回来的玩具,现在还需要费神养着,怎么想都是干了件蠢事。

  “谢谢。”茫然和震惊慢慢褪去,雅柏菲卡平静地说,尽管伤势和对方脱不去干系,但那是在敌对的角度,此刻抛弃对立的身份,也该感谢米诺斯的救治。至于血亲这层关系,堂堂冥界三巨头之一的米诺斯不会在这种事情上说谎,十有八九是真的,亲人是敌人的这个认知,在雅柏菲卡脑海里像一团炫目的幻影般旋转,无法触摸又无法摒弃,搅得他心烦意乱。冥界和圣域正在战争中,即便揭晓了关系也无法像普通人那样享受血亲相认的快乐,他已经选择了自己的道路。

  在这短暂的和平相处时间,雅柏菲卡仔细地打量了米诺斯一番,还带着些柔和线条的脸孔,看起来似乎比自己年龄还小,大约是因为一直呆在冥界的原因,皮肤有种不正常的苍白,体型也异常削瘦。想到坠地时他还把中毒麻痹的米诺斯当了一次着陆缓冲,雅柏菲卡瞬间就有些愧疚之意,便说道:“抱歉。”

  除此之外,离开也是迟早的事情,话在嘴里停顿了几次,雅柏菲卡最终还是开了口:“我该回去了。”

  “你不能离开冥界。”米诺斯冷冷地说,按照游戏规则,双鱼座已经出局。如果不是其中一方的从神,就不可参与两位主神的战争,何况只是个初生没多久的植物神,不隶属于任何一方,之前的参战,还能算作雅典娜对他庇佑的回报,但再次加入,意味着其他神祇亦能参与搅局。

  “我还有责任。”雅柏菲卡坚定地说。

  “责任?”米诺斯站起身,引来双鱼座警觉地一步后退。

  “别靠近我。”他提醒道。

  “不用那么小心翼翼,治疗需要付出点代价,你已经没有毒血了。”真像是虚张声势的小花,有几根利刺就张牙舞爪起来,才第七感战斗力,放出冥界很快就会被陆地和天界的诸神们吃得渣都不剩。米诺斯现在有些怀念那棵外形抽象的木栾子了,虽然树还在时他也没看过几眼,但那棵树一直长在血瀑布上,不会想着到处跑。“你在冥界呆一天,我就一天不参与地面上的战争,怎么样?”

  停顿了片刻,见双鱼座不做回答,米诺斯眯起眼,不紧不慢地继续说道:“你可以当做在履行你的职责,毕竟我对你的同伴不会有什么同情心。”散漫的语调中,透着凛冽的杀气。

  “需要我做些什么?”雅柏菲卡艰难地说,他知道米诺斯的实力,自己的得手不过是投机取巧的侥幸,圣域除了培养的战士之外,还有几乎没有战斗力的侍女和周围供奉的村民,而米诺斯并不会因为对方是弱者而心慈手软。

  “留在这里,如果你觉得无趣,可以来我的裁决之馆做些文书工作。”米诺斯笃定了双鱼座会接受他的提议,被圣域养得太过优柔寡断,不用傀儡线,双鱼座也能自己跳到他掌心里来,“不过在此之前,麻烦你先把自己打理干净。我这里死状一言难尽的亡灵已经够多了,虽然你比它们好看那么一点。”

  带着青紫和干涸的血污脸其实也无损于双鱼座的美貌,他只要站在那里,就是一道让人心旷神怡的美妙风景。确实比那棵木栾子好看,米诺斯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不是纤弱靡丽的美,而是英气蓬勃的惊心动魄的艳丽,特别是在战斗中。

  雅柏菲卡紧了紧手指,没有出声,因为毒血的缘故,他一直避开周围的人群,也不善于处理人际关系,对目前这样复杂而矛盾的场面更是紧张,他努力地将注意力沉入记忆中,寻找他所见到的双子座兄弟相处的细节作为参考,来应对现在的局面。

  “能看到你这张漂亮的脸,勉强不算太糟糕。”手腕上的印记意味着木已成舟,往好处想,双鱼座至少能装点宫殿,愉悦心情。既然如此,米诺斯也不吝惜赞美之词,“你非常美丽,令人赏心悦目。”

  亲人之间,应该包容和睦,就像哈斯加特对待他收养的那群孩子一般,雅柏菲卡默默说服自己。

  要大度,要有耐心。

  半分钟后,两人打成了一团。



----------------------------------------------------------------------------

钢铁直男米诺斯:我有特殊的尬聊手法,分分钟就能把天聊死


评论(17)
热度(63)
2018-0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