鸦色的Lin

存坑处
喜欢的文请点心

© 鸦色的Lin

Powered by LOFTER

【LC米雅米】珍稀植物培育手册(01)

大革命AU写得我肝疼,写个轻松向的慰劳自己。

新坑快乐。

原作向。

分级:NC-17

警告:雷且OOC

简介:自己抢的婚,打肿脸也要负责。

弃权声明:所有人物属于原作,而我只有ooc的故事



 

01.

“对我而言,已经被解决的敌人,是不需要对手的。”

  白羊座的话令米诺斯猛然警觉,玫瑰刺穿心脏的痛感被毒所掩盖,被麻痹的感官甚至感觉不到异常,喉中涌上的血液昭示了他大意失败的事实。

  “唔……”血液从唇边落下,身体的力量迅速流失,连穿在身上的冥衣都显得沉重起来。

  “双鱼座!”米诺斯怒不可遏地瞪向已经力竭倒地的双鱼座黄金圣斗士,从唇齿间迸出对方的称谓。

  很好,好极了。

  米诺斯本想饶他一命,现在他改变主意了。

  在白羊座还未来得及出手前,被傀儡线控住的双鱼座不由自主地投入米诺斯怀中。

  “雅柏菲卡!”白羊座试图做些什么,但已经太晚了。

  “和我一起下地狱吧!”话语之间,冥界的通道在他身后开启,米诺斯与他的战利品一同坠入黑与红色的死亡世界。

  等他复活,他会好好地招待这个阴险的双鱼座。失去意识前,米诺斯咬牙切齿地想。

  不知过了多久,感知又回到了身体中,米诺斯还未睁眼,就听见那个拥有冥王力量的少年念出他的名字,声音就从身旁传来。

  “米诺斯。”

  这么迫不及待就将他唤醒,米诺斯有些厌烦,但想到他还有战利品要处理,还是顺从地睁开了眼。

  “听从您的召唤,哈迪斯大人。”瞥到还有其他冥斗士在场,米诺斯便恭敬地致以礼节。

  “你真是能给我出难题。这个时候,我是不是该祝贺新婚?”伪装成冥王的人类说。

  啊?米诺斯一时有些懵然,他并没有——等等,双鱼座。

  抢婚的习俗一直存在于众神之中,甚至几千年过去,还有部分人类族群保留着这个习惯。

  现在退货还来不来得及?他甚至可以不计较双鱼座的冒犯,亲自而迅速把人扔回去。米诺斯真希望自己是陷入了幻觉,听错了表述。

  “现在悔婚也来不及了。”除去冥王的力量,人类亚伦似乎还有一部分冥王的记忆,他接着说道:“契约在你们进入冥界的那一瞬间就形成,当初我抢贝瑟芬妮前,曾向赫拉要过一个祝福,事实证明,它到现在还有效。”

  这个故事米诺斯倒是听闻过,冥界的神婚,由冥王本人开始的习俗,抢回来的神祇将受到绑定掌管婚姻的天后的祝福。应该是考虑到大多数神祇夫妻之间的关系都不像表面那般和睦,所以天后在婚姻的祝福中,加上了无法杀死对方这条,此后人类用婚姻来结盟的习惯,也差不多是由此演变而来。

  “他只是一个人类。”而米诺斯自己也只是个半神,他倒是真不知道这条同样适用于人和半神,否则他宁可死在地面上,也不会将人带回冥界。

        “确实是很少见的品种,没认出来也是正常。”大概是融合了冥王的力量和记忆,少年说话的语气也越来越像模像样了,“毕竟阿多尼斯死后,这个神职已经空缺了上千年。”他从米诺斯身前转开,宽大的袍摆扬起波浪般的弧度,走向不远处地面上的金色的身影。

  稀有物种,植物神。

  由植物的精气所化,柔弱得和水仙子差不多的陆地神祇,偏偏又有着极致的美貌,奥林匹斯山上的诸神喜爱狩猎的对象。

  米诺斯看向自己左手,荆棘的深色纹路绕过手腕半圈,还未变成完全的形态,双鱼座的手腕上也应该有类似的印记,意味着刻在灵魂上无法解除的婚姻契约。这重契约在身,会导致他们都无法杀死对方,这让米诺斯原本的计划完全泡了汤,甚至无形之中给自己带来了个扔不掉的麻烦。早知道是现在这种状况,他就应该在见面的第一个瞬间折断双鱼座的脖子。

  “他是男性。”米诺斯企图挣扎一番,最好能让他目前的效忠者帮他解决掉这该死的契约,哪怕让他再死一次也没有问题。

  “大多数植物都是雌雄同体,你的这位,应该是降生时遇到的第一个人类为男性而选择的拟态。”

  没有记忆传承的植物神,本能地将自己隐藏在人类中,来躲避被其他神祇的狩猎,只是很不幸,躲藏点选得真不恰当,圣战期间的圣域,还不如独居得安全。

  少年俯身将些许神力放入黄金圣斗士的身体,米诺斯听到双鱼座原本微弱的心跳渐渐变得平稳。

  “运气好的话,也许他愿意为你转换另一种形态?”这种没有底气的疑问句听起来更像是同情的安慰。

  不可能。虽然米诺斯才认识双鱼座短短半天,但是他能肯定答案。

  “另外,请感谢天立星吧,他帮你去掉了双鱼座血中的毒性。”

  树妖的天立星,米诺斯侧头瞟了他一眼,那男人一脸冷漠完全没有理会他的意思,也便敷衍地说了声感谢。

  “不久之后,我的战场会转移到地面上去,你留在冥界,处理好那些亡灵,很快你的生死簿又要人满为患了。”少年负手而立,傲慢地吩咐道。

  “遵命,大人。”米诺斯对这个人类的计划并没有太大兴趣,既然对方给他看戏的机会,他也乐得清闲。

  “新婚快乐。为了避免误伤,别让他返回地面。”少年的声音中掩盖不住笑意,甚至带着天立星走远之后隐隐传来笑声,让米诺斯心中一阵窝火。

  等到两人完全离开后,米诺斯才将目光转移到还未醒来的双鱼座身上,刺眼的黄金圣衣在没有主人的意愿或是被主神剥夺身份的情况下不会脱离,将肢体包裹得严严实实,也看不出伤势如何。经过之前的战斗,漂亮的脸孔和水色的长发上都沾染了血,凝结成黑红的颜色,污损之下,依然散发出奇特的美,淡化他心中的杀意。这应该是某种神性,非战斗类的神祇都有些能保全自己技能,只是不知道对方到底是什么品种的植物,能不能在没有阳光的冥界活下去。

  米诺斯盯着双鱼座的脸,若有所思。

  要不就扔在这里,自生自灭?

-----------------------------------

亚伦:抢亲?这锅我不背,谁干谁负责


评论(28)
热度(78)
2018-0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