鸦色的Lin

存坑处
喜欢的文请点心

© 鸦色的Lin

Powered by LOFTER

【LC米雅米】Sur ma peau(番外三)

大纲外的番外三,请配合图片食用 

迟到的生贺 当然要让雅柏吃到他想吃的美味啦(*^_^*)



原有的番外三是把刀,话说有人想看么?


番外三  啮齿动物饲养指南


  

  “你。不是您。”米诺斯提醒道,以防他们刚入城就露馅。

  “你好,先生?”雅柏菲卡从善如流地修正他的语句。

  “没有‘先生’。”米诺斯说。同国王陛下偷溜出门是个巨大的错误,即便穿着打扮与中产阶层相差无几,但国王陛下言语和举手投足之间依旧掩盖不掉所受到的良好教育的优雅。

  “似乎不够礼貌?”雅柏菲卡犹豫地问。

  “你可以不改,但你之前准备的瓦兰索勒镇香水商人的身份恐怕就不能用了。”米诺斯慢悠悠地接道,身份选得倒是没什么问题,正好来掩饰国王陛下身上柔和的安神香味,毕竟旅行中的小商人,不会如此讲究。

  “我们还是继续练习吧。”雅柏菲卡立即妥协道。比起暴露后受身份的约束,明显是自由的诱惑更大。

  “打扰,请问去码头的路怎么走。”雅柏菲卡聪明地摘去了“劳烦”和“阁下”类似的词语。

  “结尾不要小舌音,继续。”米诺斯勉强放过了这句。

  “感谢(Je vous saurais gré)。”雅柏菲卡熟练地说出下一句日常用语。

  “谢谢(Merci)。”米诺斯再次耐心地纠正对方的措辞,雅柏菲卡那句中含有两个十一世纪时的古老词语,只流传于上层社会,大部分平民甚至都不知晓其中的意思。

  “要给小费吗?”雅柏菲卡问,他还是伯爵时常行走于巴黎,有一定的常识,劳烦别人帮忙后需要付与一定的感谢金,巴黎的咖啡店和酒馆还有固定的服务小费要求,但他不能肯定是否现在还有这种习惯。

  “看场合,如果需要,我会给。”米诺斯说,以免他迷糊地给错数,王室对金钱没概念似乎是种通病,从前国王路易十六到雅柏菲卡,都不能幸免。

  还未到马赛城门,外面的道路上便开始热闹起来,临近城市外的区域,进出城市的必经之处,周边的小商贩便看到了商机,而在城外形成了一片市集。两人下了马,慢慢地穿行在人群中。

  雅柏菲卡兴致勃勃地打量那些摊贩和他们的货物,米诺斯走在他身边,看似漫不经心,实际已经将周围的人群均衡断了一番,确认没有威胁后,才不紧不慢地说:“看中什么就去买。”正好测试一下之前的教学成果,在出发之前,他已经把国王陛下钱袋里的金路易全换成了利弗尔和苏,富裕一些的中产家庭,一年仅有三到五百利弗尔的收入,换成金路易也才十多个,零钱里只有几个利弗尔和一把苏才符合他们目前的身份。

  不需要提醒,雅柏菲卡所挑选的也是些方便携带的小物件,米诺斯在旁出口帮忙砍了两轮价后,他便熟练地操起一口普罗旺斯方言与商贩讨价还价起来。

  学习能力强,又懂得触类旁通,这样的学生大概是每个老师喜欢的类型,只是有时候,国王陛下把从他这里学到的东西又用在他身上,就有些不太美妙了。

  路过一处干果摊,米诺斯掏钱买了一纸袋坚果。以雅柏菲卡现在的前进速度,进城还需要一段时间,外面摊贩虽然有简单的食物售卖,但大都是冷食,有些还卫生堪忧,不利于国王陛下的健康。从他接替雅柏菲卡主治医生开始,国王一切饮食安排都需要从他这里过目,所幸雅柏菲卡对食物不算太挑剔,一直都遵循着医嘱,即便在外时也不会乱吃东西,省掉了不少麻烦。

  “啮齿类动物需要磨牙。”坚果可以起到临时充饥的作用,米诺斯将纸袋递给雅柏菲卡,从他手中拿过缰绳帮他牵马,便于他空出手剥壳。法兰西玫瑰在欢爱中咬人的习惯不知从何而来,每次一晚过去,他肩上和手臂上,全是这人的齿痕。虽然不会像第一次那样咬出血,但留下的痕迹往往需要数周才能完全消除。

  而在消失之前,又会被新的替代。

        被米诺斯说成啮齿动物的雅柏菲卡抱着纸袋眨眨眼,意味深长地笑了笑,也不反驳,噼啪噼啪地剥起坚果,自己吃几颗,再塞给米诺斯几颗。

  “你再故意把坏的塞进我嘴里,我就要踹你了。”几分钟后,米诺斯恨恨地警告,他就知道,这株仙人掌主动起来,一定没什么好事。

  当晚,吃掉半袋坚果的啮齿动物轻咬着米诺斯的颈侧,诱惑地低语。

  “您觉得磨到这个程度可以吗?”


评论(9)
热度(37)
2018-0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