鸦色的Lin

存坑处
喜欢的文请点心

© 鸦色的Lin

Powered by LOFTER

【锤基】驯服(尾声)


尾声

 

千年后。

沉重的石门吱呀着慢慢开启,一个修长的身影逆着光走下台阶,昏暗的牢笼深处的石壁上吊着一个男人。

“一切都结束了吗?”他似乎很久没有喝水了,声音干哑。

“就快了,还剩最后一件。”来人说,他走过的地方,蜿蜒留下冰雪的痕迹。

“动手吧,Loki,我不会向你求饶。”

“我怎么会杀你呢,我的主人,我永恒的生命,火神之力,都是你赋予给我。”Loki说得又轻又缓,温柔缠绵,手上却毫不留情地扯住脏污纠缠的金发,迫使雷神抬头,“我杀光了这座宫殿的所有人,真是脆弱,阿斯加德的诸神们。”整座宫殿都布满冰雪,包裹着那些已经腐化和新死的尸骨,寂静而寒冷,就像曾经的厄特加尔,冰霜之城。

“你到底想要什么,Loki?”

他最喜欢看雷神这种痛苦的表情了。

“只要你活着,我就无法死亡,对吗?”

雷神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依然像往常一样吐出欺骗的话语。

“我爱你。”

“说谎!你爱的是征服和控制,你这个愚蠢的暴君!”Loki猛然拔高了声音,那些交杂的记忆简直逼疯了他,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没有消失,反而日渐清晰,将也许存在的温情悉数掩没,只余仇恨。

Thor张开嘴想反驳,最终只是低笑了一声,仰起头看向面前之人,就看着他,这样的机会太过奢侈,“所以,到了我们该告别的时候了么?”他轻声说:“下次相遇,我希望你能遇到更好的我。”

“不,雷神,我愿意我的生命和你再无交集。”

阿斯加德历5791年,火神Loki串通约顿海姆发起叛乱,一度占领金宫,无数的神祗在此战中陨落,阿斯加德几近灭亡。三个月后,雷神Thor斩杀叛首,驱逐侵略者结束战争,逐一复活英灵殿的诸神,却在完成一切后将王位传给光明之神Balder,不知所踪。

*

“快快快!”乌鸦尖利的声音引得码头的行人一阵注目,被催促的金发大块头倒是从容不迫,背后的半人高的行囊仿佛没有丝毫重量一般,轻巧地跃身跳上甲板,将手里捏皱的两张船票递给检票员。

“最后两位——”白精灵检票员叫到,客船收起了踏板,缓缓升起风帆,驶离岸边。

那对奇怪的旅客走上了二层,断断续续地争吵声飘过来,整理船票的精灵抖了抖耳朵,转过视线,只看见那个大个头的行囊在拐角处一闪而逝。

他摇了摇头,将票根都夹入旅客本中,亚尔夫海姆作为九界最负盛名的旅游之地,甚至名扬星际,这么多年,再奇怪的组合也见多不怪了。

大个子关上私人客舱门,乌鸦还在愤愤不平地强调两者之间的关系。

“你是我的奴隶。”

“是的,我傲慢又挑剔的主人。”Thor抬手试图轻抚一把乌鸦光亮的黑羽,邪恶的黑鸟扑棱着翅膀躲开了他的手掌,凶狠地给了他一个啄击。

Thor看着乌鸦落在地上,身体变大,抽长,逐渐恢复成Loki的模样,他曾亲手杀死的爱人,又历经艰险从死亡国度寻回的受诅咒的灵魂。

但他们还没有找全所有解除诅咒的东西,Loki的一部分身体不能完全变为原本的模样,本应该是右脚的地方残余着一只伶仃的鸟爪,这让他无法平衡身体的重量,行走起来一瘸一跛。

Loki讨厌在Thor面前展现残缺的身体,这让他清楚的认识到自己的不堪一击,要不是解咒的需要他宁可保持乌鸦的形体一整天也不愿意度过每天变形的这一个小时。

可他不得不亲自来做这件事,Thor在魔法的领悟能力上烂得像一团狗屎,高深复杂一些的咒语Loki根本不能指望Thor能够正确的完成它们,前几次的解咒药水就已经让Loki几乎为那些珍稀的材料愁光羽毛,指导纠正急到跳脚恨不得亲力而为,Thor才勉强配置成功。伟大的雷神也就会那些基础的小魔法来唬人了,没有锤子他什么都不是,Loki嫌弃地想。

“我感觉你又在腹诽我了。”

扎人的胡茬磨蹭着他的脖颈,那瘙痒感觉令Loki心烦意乱,“就好像我哪天没有似的。”他揪住Thor的头发把他的脑袋从自己脖颈上拔开,打开卷成一卷的工具袋,从里面抽出切片的小刀。

“无论你是什么模样,我都想吻你。”至少不会被坚硬的鸟喙啄一脸血了。

“滚远点!”那刀子在Loki手里转了个弧线,反手就往Thor身上捅。

“这个距离够吗?”前阿斯加德之王灵活地退后几步,岔开腿坐在沙发上。

Loki连白眼都懒得翻了,和这个厚脸皮的阿斯人置气是最不值得做的事情,这是他几千年总结出的经验。

况且,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的确“消灭”了雷神。


(全文完)

这篇文是《信仰》连载时同时开的番外,叫那晚他们没有看成的电影哈哈哈,两小时的小电影,写了5W字,都是信仰的一半字数了,所以到这里就结束啦。

谢谢观看。



评论(31)
热度(349)
2018-0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