鸦色的Lin

存坑处
喜欢的文请点心

© 鸦色的Lin

Powered by LOFTER

【锤基】驯服(17)

Part 17

 

Loki的情况让他需要在医疗殿继续呆一段时间,Thor将自己的金苹果分了一半给他,他需要时间来吸收那些能量,半个金苹果能缓解他的伤痛,但要完全治愈他,需要更多的苹果,每个神祗每天都只能得到一个,用来维持他们自己的神力,Thor可以给予半个,他无法腾出更多的苹果,他的生命属于九界,半个是他能给予的极限。

Thor会在每天中午和晚上的时间过来,Loki有时候清醒着,更多时候在沉睡,如果Loki醒着,Thor会愿意和他说一会儿话,或者只是握住他的手,什么都不说。

一周过去,中午Thor完成训练回来,却看见一个蓝肤的约顿人坐在Loki的病床边,等着Thor的到来。

“我会写信给我的父亲,阿斯加德的雷神殿下,你背弃条约,秘密地囚禁我的兄弟,作为你的某种——”他停顿几秒,选了一个稍微文明的词语,“消遣,甚至把他变成现在这副模样。”

Byleist说完这些话就径直走出去,他有一面镜子,与约顿海姆相连,能时刻和他的亲人们交谈,Thor批准他带进来的,为了避免他太过思乡。

按照原计划,等到Thor登基那天,他会给Byleist一个神职,就像Odin对华纳海姆做的那样,战败的华纳的王子和公主,现在一个是担任着风神之职,另一个成为了他的母亲。这样阿斯加德就能和约顿海姆保持一个相对平和的关系,如果Byleist没有发现Loki的话。

约顿之王会派遣使者过来,Thor没有任何理由扣留Loki,或许能按照之前的条约,将那个代替Loki来的王子退回去,留下Loki作为质子,但即使Byleist不愿意多谈,使者肯定会看出Loki的异常。

他必须处理好这个,他知道那些冰霜巨人依然蠢蠢欲动,还未从战败中平复,只需要一个催化点,战火就会重燃。

或者,他能把这件事转化成另一个契机,一个稳定和平的机会。

Loki已经醒过来,因为半个金苹果的原因,他精神很好,可以离开医疗殿回到闪电宫了。

Thor决定和他谈谈,他有一个新的计划,他不想失去Loki,各种意义上的,他吩咐侍女们准备了丰盛的晚餐,足够正式,整头的烤牛,还有来自九国的果蔬,各种珍奇的食材。

他邀请Loki坐在餐桌旁,同他一起共进晚餐,他想把他的决定告诉Loki,于是他说:“我将写信给你的父亲,告诉他——”

我希望与你缔结伴侣关系,我会下令释放全阿斯加德的约顿奴隶,遣送他们回到故乡。

Thor剩下的话语梗在喉咙里,他看向餐桌,那把用来切开烤牛肉的匕首已经不见了,他不用去寻找它去哪儿了,因为它现在就插在自己的胸口上,而Loki脸上的恨意从未如此明显而猖狂。

他本以为他们可以相爱的。

但这件事一开始就错了。

Loki握着带血的刀子踉跄地后退了几步,他盯着Thor,神色慌乱而震惊,武器横在他胸前,是防御的姿态。他一点一点地向后挪去,一直退到寝宫的大门。

“回来,我不会处罚你。”Thor按住血流不止的伤口,努力吐出这句话,

但Loki扭头就跑出了宫殿,他的腿现在根本无法支撑这样的奔跑,Thor听见他摔倒了,侍卫们呼喝着围了过来。

“把他关起来,我会亲自处置。”

Thor强忍着疼痛,高声吩咐道。

*

Loki反应过来地牢里窸窸窣窣的声音从哪里传来的了,他在发抖,一直在无意识地发抖,他的手抖得厉害,他明明应该将那把刀子插在Thor心脏上的。

杀死阿斯加德的雷神,这会给他带来无上的荣誉,以及约顿海姆的王位,甚至为他的国家铲除了头号的敌人。

他恨Thor,恨得发狂,恨他把自己变成这样,变成这种犹豫不决优柔寡断的家伙,恨他强迫地占有自己的身体,将他变成一个不知羞耻的玩物。

他不能一直呆在这里,他会被处死,毫无疑问。

他必须把这个该死的抑制他魔力的项圈拆下来,轰开这个像死亡之国一样黑的鬼地方,逃出去,他要活下来,在这些日子里,都是这种活下来的信念支撑着他熬过那么多侮辱和淫弄,但有种令他害怕的事情要发生了,他必须逃走,逃得远远的,甚至离开约顿海姆,隐姓埋名地躲起来。

他记得Eira是怎么取下它的,在那场他差点自爆的事故中。

他反手摸着项圈上的扣搭,却摸到了后颈处那个一直让他不太舒服的东西,那个东西的形状很熟悉,不像是用来扣锁链的环。

它的一侧是扁平的,表面凹凸起伏刻着什么东西。Loki仔细地用手指辨认着它,他知道为什么他一直没有发现Thor将烙印留在何处了。

因为Thor从来就没有在他身体上留下那种东西,他用一枚代表皇室的戒指替代了它。

Loki绝望地垂下手,垮着肩膀无力地靠坐在墙角,他身上还染着Thor的血,干涸在皮肤上又腥又硬。

而那件令他害怕的事情已经发生了。


评论(20)
热度(301)
2018-0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