鸦色的Lin

存坑处
喜欢的文请点心

© 鸦色的Lin

Powered by LOFTER

【LC米雅米】潜伏(番外3)

 @Comfeer 的点梗

声优 1/1

女仆装1/1

校园1/1

带小孩0/1


番外3  社会实践

 

  冥斗士的觉醒通常伴随着灾难,而灾难的大小和魔星的影响力成正比,这也是为什么通常不会让两个冥斗士同时降生在一个地区的原因,以免一个觉醒时,不小心弄死了另一个。

  “那圣斗士算不算?”自从冰地狱的圣斗士灵魂都被释放后,暂时失业的天哭星巴连达因很自觉地加入了第一狱应急小组,整理圣战后期混乱时段的卷宗。“米诺斯大人的转生体,最近迁徙的城市里,有四个曾经的黄金圣斗士。”

  “我看看。”圣斗士倒是无所谓,没有经过训练获得圣衣之前,翻不起什么大浪,只是容易引来其他圣斗士,而且才签订协议不久,能下决策的都不在冥界,不便再起争端。

  路尼起身接过文件夹,表单上申请和批准处草草写着同一个姓名,内容却是一片空白。米诺斯大人在某些时候的省略,真让人头疼。

  而后续的追踪记录中,抵达的城市有两个双子座,两个双鱼座,多出来的那个双鱼座,是圣战前送去转生的雅柏菲卡。为了给他加上牵制,路尼还特意把这届的双鱼座划入了他家。但这并不意味着对方是安全的,对于觉醒前的米诺斯大人来说,任何危险因素都应该摒除在外。

  “巴连达因,你能替我出次外勤么?”第一狱的主人不在,他这个代班完全走不开。

        高中的暑假六月就要开始,也意味着假期社会实践和大量家庭作业的到来。短短几页的策划书很快就从头翻到尾,数百年前的记忆和现在的杂糅在一起,雅柏菲卡偶尔也会发现自己难以跟上小朋友们的跳脱思维。

  所以,他们的暑期实践是去经营一家女仆咖啡屋,要求穿制服,嗯……这个角色反串是什么意思?雅柏菲卡摸出手机,直接问的话太奇怪,还是自己上网查比较好。

  “鉴于我们组只有两个女生,服务员人手不够,需要男生支援。”实践小组的组长是位个子高挑的黑人女孩,每次活动策划都做得极好,跟她合作不用花什么心思就能轻松拿学分。

  他们这个街区同一年级的学生确实是男多女少,小组从小学到现在几乎没变过成员,以往很少选择这样的社会活动。

  “谁出的主意?”翻到答案的雅柏菲卡微微皱起眉,问道。长桌最远那端某人若无其事地放下笔,于是他也便不再等待回答,而是和善地换了话题:“需要几个支援?”

  “至少两个。”女孩说。

  雅柏菲卡攥住从身边走过的米诺斯,挑眉一笑:“米诺斯,你去哪?”

  “洗手间!”连挣了几下没挣脱,米诺斯恼火地回道,长着张女孩般娇柔面孔的家伙,实际上就是个怪力男。

  “别急,说完事情再走。”雅柏菲卡脸上的笑容扩大了,他转向组长,说道:“我向你推荐另一个人选。”

  咖啡店位于一处高层办公楼首层,小小的店铺在上下班的高峰期忙得转不开身,但只要过了上班点,就只剩下三三两两的顾客,让大家能松一口气,轮班休息和闲聊。

  这天刚过十点,上班的顾客潮已经褪去,负责泡茶和咖啡的男孩给每个人做了一份饮料,组长仁慈地把没卖完的蛋糕切块分给大家,换上新的,年轻人们笑闹着欢庆这份加餐。

       “我讨厌你们选的制服。”米诺斯叼着蛋糕叉,手兜在裙侧的口袋里,懒洋洋地靠在吧台上说。

  “很漂亮。”雅柏菲卡很少注意对手的长相,不过就眼前来看,天英星的容貌确实十分精致,带着些狡黠的贵气少年,逐渐的覆盖掉记忆中那个残忍邪气的印象。

  “被你这样夸奖我感觉是讽刺。”

  “米诺斯,看这里!”组长丽莎在另一边举着手机叫到,“OK,要把照片发给你吗?”

  “删掉!”

  “发给我一份。”雅柏菲卡说。

  “雅柏菲卡。”

  骤然亮起的闪光灯令双鱼座眼神微变,瞬间的警戒被相机成功定格。照片里漂亮的脸孔带着锐利的英气,艳丽到不寒而栗,让人无法错认他的性别。

  这才是真正震撼人心的美,即使被扎得鲜血淋漓也要握于手中的毒玫瑰。

  “印成明信片,放在收银台处出售,收入记账。”米诺斯说着收起手机,组长的手机上传来叮的一声新信息的提醒。

  “另外给我留两张,费用在我的所得里扣除。”

  话音未落,门上的风铃响了,走进来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又不像是上班族,因为他不慌不忙地找了个位置坐下来。 

  冥斗士。

  一般来说,不动用小宇宙的话,大家都分不出来是敌是友。当然到达第八感后是个例外,问题是,对方不穿冥衣,雅柏菲卡也认不出来究竟是谁。

  虽然圣战已经结束,但偶尔也会有些私人恩怨的小冲突发生,新闻上时不时就会蹦出这样一条。雅柏菲卡仔细的回想了一遍,依旧无法确认对方的来意,毕竟他没有注意过当初被玫瑰阵放倒的敌人具体有哪些。

  “你背后的蝴蝶结散了,回休息室重新系一下。”说着雅柏菲卡已经绕过了米诺斯,拿着菜单稳稳地走向窗边卡座的男人。

  而且还是给审判长大人留点面子吧,再说,以米诺斯对待手下的态度,难免不会有人趁机报复。

        “早安,先生。请问你需要咖啡,还是茶?”

  如果双鱼座比米诺斯大人先觉醒,就杀了他。天英星如此嘱托。

  “双鱼座?”还未长成的人类身躯无法承担全部小宇宙,又没有毒血和圣衣,任务不会太难。只是在刚才,米诺斯大人和双鱼座对话后,扫了他一眼,脸上的笑容还未褪去,眼中毫无笑意。

  像是警告一般。以米诺斯大人的性格,能动手从不警告。这到底是觉醒了,还是没有?

  “很抱歉,请重复一遍?”还属于少年的清脆声音说道,将菜单放在桌面上,“另外我们还有一些甜点和三明治提供。”

  在第八狱时每天巡视都能见到的面孔,沉睡在冰湖之下的灵魂活生生地站在眼前,有种说不出的奇怪。连米诺斯大人都称赞过的容颜,此刻还没有成年后的气势,含苞待放的花骨朵般染着朝露的勃勃生气。

  “这个吧,谢谢。”巴连达因随意地指向第一页挂着推荐标识的套餐图片。

  “好的,请稍等。”双鱼座的动作之间带着极淡的玫瑰香味。

  巴连达因猛然警觉时,对方已经转过身,将后背毫无防备的留给自己。杀还是不杀?巴连达因一时拿不定主意。

        第一狱的工作太复杂了,他现在就想回第八狱。

        雅柏菲卡等着后厨做完套餐的三明治,米诺斯就从休息室里转出来了,“丽莎绑得太紧,我感觉透不过气。”他说。

  “我帮你重新系。”雅柏菲卡说着解开绸带,将层层交叉的带子调松。

  “多加糖。”趁他低头的这一会,米诺斯立即向泡茶的男孩吩咐,“腻死他。”

  “别闹,会被投诉。”天贵星简直就是个行走的麻烦,雅柏菲卡不得不放弃跳级的打算,为了周围人员的安全。

  “他看起来像个变态。”

  你曾经比他更变态,雅柏菲卡心下反驳。

  “加。”丽莎端着自己没吃完的那份蛋糕,附和道。

  “你们两个适可而止。”

  “他还在看你,雅柏。”女孩说。

  “我带了泻药。”米诺斯阴森森地说。

  “自觉点,把违禁物品都交出来。”雅柏菲卡冷冷地接道。

  “你再靠近我就要叫非礼了。”

  厨师正巧在此时将餐盘推出窗口,缓解了米诺斯的危机,雅柏菲卡拿起餐盘走向卡座,丽莎放下蛋糕喝了口茶,对米诺斯说:“雅柏的审美和手艺怎么可能比我好,他绑得蝴蝶结让你看起来像是被暴力蹂躏过的小可怜。”


        “米诺斯大人和双鱼座看起来相处得不错,目前都没有觉醒。”从人间回来的巴连达因陈述着他此次工作,“另外我需要一次休假,转生的申请表已经递交在你桌上了。”

  不圣战的时候,冥斗士们就可以轮流休假,转生到地面上去,要求和待遇自己填申请,在合理范围内都会被批准。

  “好的。”路尼很快找到那张申请表,就压在镇纸下面,“你还申请了遗忘部分记忆,从圣战结束后到现在。”大部分冥斗士的转生要求都会有遗忘这点,只是时段长短和内容不同而已。不然太多记忆混杂在一起,灵魂难以负荷。

  “是,涉及第一狱的工作内容。”巴连达因镇定地说。最主要的是这次外勤所见,他不想因此挨米诺斯大人的一顿傀儡线,必须立刻、马上、完全忘掉。

  “第一狱并没有这项强制性规定,如果你坚持的话,准许。”路尼在申请表上签下名,起身将表格递给天哭星。


评论(7)
热度(43)
  1. Comfeer鸦色的Lin 转载了此文字
    先转再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爱死lin太太了
2017-1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