鸦色的Lin

存坑处
喜欢的文请点心

© 鸦色的Lin

Powered by LOFTER

【LC米雅米】潜伏(09—11)完结

09  故人


243年后,冰地狱。

“怎么了,史昂大人?”见前方领路之人顿了一顿脚步,紧跟其后的阿布罗狄问道。

“没什么,走吧。”史昂说。

保存在冰层之下的是,他以为在243年前就消散的灵魂。

他在太阳升起的那个清晨,看见双鱼座像往常任务结束后那般沿着圣域的石阶走进白羊宫的范围,不同于往常的是,那个一向拒人千里的雅柏菲卡先开了口,“早,史昂。”他微笑着,阳光在他白皙姣好的侧脸上镀上了一层暖色,黄金圣衣闪耀着光,细亚麻的披风被晨间的山风卷起,像白鸟张开的羽翼。

仿佛他从未受到伤害,仿佛他从未倒下。

“雅柏菲卡……”刚爬上半山的太阳将柱廊的影子拉得又细又长,而战友的脚下空无一物。

一个幻影,一份执念。

“一直以来辛苦了,史昂。”他伸出手来拍史昂的肩膀,然后像薄雾一般消散在晨光中。

“要加油啊,未来的教皇大人。”

“再见。”

再次见面了,雅柏菲卡。

你那时把圣衣带回来给我,让我透过你的记忆,看见这个充满希望的未来。

*

天猛星独自站在冰地狱里,等一个答案。

“你来晚了,米诺斯,我已经派人跟上那些圣斗士了。”

“真是尽责啊,拉达曼迪斯。”姗姗来迟的米诺斯懒洋洋地说着,收拢冥衣的翅膀落在天猛星身边。

“我们三人中间总要有一个人来管这件事,显然我不能指望你和艾亚哥斯。”拉达曼迪斯不赞同地看向米诺斯,但对方压根儿就没有接受到他的眼神谴责。

“另外,我知道你不是为这次任务而来,而是因为——”向下击去的拳被傀儡丝线阻断,拳风仍将满是腐朽的圣斗士灵魂的冰层刮下一层,露出了藏在更深处的,完整的睡美人。

“冰层里这位吧?”

“别做多余的事,否则下次就不会这么简单了。”米诺斯扬起手,傀儡线将对方扔到冰地狱的出口处,标准的送客态度。

“我管不了你,你最好趁早处理掉,迟早会被其他人发现。”冰地狱一直在米诺斯所管辖之下,如果不是这次任务过来,拉达曼迪斯也不会这么晚才知晓。

“我就是来处理这件事情的。”米诺斯淡淡地说。

“最好是。”

243年,他本以为完全遗忘脸孔出现在他面前时,才发现他好像从未遗忘,所有记忆都像发生在不久前。

卷宗正常后是天英星路尼代职审判,执行的是天哭星巴连达因。

米诺斯只是来做了一个观刑人。

等天哭星融开冰面,打算像往常一样种萝卜般将双鱼座埋在坑里时,米诺斯才不紧不慢地插了一句话。

“让他沉下去吧,这么漂亮的面孔,被这冰地狱的风腐化就太令人不悦了。”

然后他就看着双鱼座的灵魂沉下去,直到冰层重新覆盖。

算是满足了双鱼座那句躺着的愿望吧。

拉达曼迪斯说错了一句,冥王对于地狱的一切都了如指掌。

并且他对这种挖圣域墙角的事情一向都是支持的。

在米诺斯过来之前,睡神送来了一颗冥石榴。

等睡神大人一走,米诺斯转身就把石榴扔进了阿克隆河。

当初他埋在双鱼座灵魂里的魔星之力,在冰地狱的243年,早已融为一体,可不是伤筋动骨能剔除的,不知道比冥石榴这老掉牙又不靠谱的手段高明了多少。

等转生的雅柏菲卡到他们当初对战的年龄,就是收获成果的时间。




10 阿布罗狄


圣战结束后,和平协议的签订,死去的圣斗士重入轮回,作为胜利者的交换条件,保留记忆,但为了平衡,不再保留作为圣斗士的力量。

又十五年,转生的圣斗士们总算兜兜转转的搭上了线。

因为冥界的重建和工作积压,最早和最晚的转生的差不多隔了五岁,双鱼座和双子座还好,降生在一个城市,其他几个分布在世界各个国家,最早转生的前教皇大人已经是准大学生,最晚的双鱼还在初中挣扎。

没有了小宇宙很麻烦,作为这次转世中最富有的,含着金汤匙的小少爷阿布罗狄前段时间就险遭绑架,为了表示安慰,住的最近的双子兄弟被当选为探望代表,但闷闷不乐的阿布罗狄表示只需要加隆一个人来就够了。

于是双子弟弟坐着公共交通跨了半个城市到达见面点,见到是一个满面愁容的小少爷,一声不吭就把他拖进楼上的房间。

“我发现一个很严肃的问题。”关上门,他立刻将这几天的郁闷一股脑抖了出来,“我的哥哥,亲哥哥,同父同母的那个,应该是这一届的双鱼座。你知道,几天前那件事,我感觉到他使用小宇宙了,虽然很短一瞬间,但我绝不会认错。怎么才能让他避开去圣域的命运?”

“和平年代的黄金圣斗士,没什么可以担心的吧?”加隆耸了耸肩,漫不经心地说。

阿布罗狄立即瞪向他,恶狠狠地,“请你给我列出几个和平年代寿终正寝的黄金圣斗士例子?”

“我的圣域历史从来就没学好过。”加隆舔了舔唇,带着几分唯恐天下不乱的意味提议道,“或许我们应该叫上撒加。”

“不行。”阿布罗狄一口否决了这个提议,阻止和拒绝响应圣域的召唤都是背叛罪,黑发的撒加他不担心,就怕蓝发的撒加忍不住内心的折磨跑去找女神坦白。

“那就重新修炼出小宇宙吧,圣域是根据小宇宙波动的范围来寻找继任者的,如果你哥哥也是双鱼座的话,你可以用你的小宇宙糊弄过去。”

这个答案感觉很靠谱,阿布罗狄打算立即执行,将负责出主意的加隆转头抛在了脑后。

其实根本不用这么神神秘秘瞎操心的,加隆走下楼,会客厅里的那位应该比他们所有人转世都要早,已经是如琢如磨的青年模样。

“阿布罗狄分辨不出来,可我毕竟也是到达过第八感的男人,你身上除了双鱼座的小宇宙之外,还有一份魔星的力量,你是谁?”

“双鱼座的雅柏菲卡,初次见面,后辈的双子座加隆。”

“至于魔星的力量,是个历史残留问题,我和天贵星的私人恩怨。”

于是同城面基的黄金由三个变成了四个。

然后有一天又变成了三个。

“怎么你一个人来了,雅柏菲卡呢?”

“出了点状况,”阿布罗狄摸了摸鼻子,面色有几分尴尬,“天贵星米诺斯来了。”

“他们见面就打了一架,没有用小宇宙,没穿圣衣。”

“那个私人恩怨?”这是加隆。

“谁赢了?”这是撒加,然后他转头看向他似乎知晓什么内情的兄弟,“私人恩怨?”

阿布罗狄没有回答他们的话,继续说道,“被女神逮了个正着。女神认为在和平年代这样的相处方式不值得提倡,鉴于对方被打得比较惨,罚了禁闭,地点选在第一狱,替冥界处理积压的亡者卷宗。”



11  人之道


去冥界探班的是前教皇史昂大人,因为只有他成年了,不像下面一群小朋友还被家长监管。

“第一狱裁决之馆最高审判庭,直走右转,米诺斯大人不喜欢闲人闯入他的法庭,我就不送你过去了。”指路的是天英星路尼。

审判庭的大门开着,方圆五十米内没有一个冥斗士。

史昂不确定要不要敲门,鉴于里面的两人似乎还未发现他的到来。

天贵星站在雅柏菲卡左侧,一手搭在他的肩膀上,不知道说了什么,瞬息之间两人就交手了数十个回合,打翻的文件才轰然倒地。

就像阿布罗狄说的那样,没有用小宇宙,没穿圣衣。碎裂的地板和拳拳见肉的闷声又不像是切磋。

他听小辈们提过一句私人恩怨,但从双鱼座圣衣上读到的记忆看来,他们最后不是和平解决了么?

在史昂走神的这刹那间,雅柏菲卡身形突然一滞,但这在两人的交手中已经是致命的失误了,米诺斯一把将人按倒,欺身上前压制住对方。

“卑鄙。”哪怕身体只有一瞬间的失控,也不难猜出是谁搞的鬼。

听见这句话史昂已经能肯定这事出了蹊跷,星屑旋转功蓄势待发。

“我喜欢你的眼睛。”漂亮的反抗的眼神。

米诺斯压低身体,吻上对方的唇,掠夺和占有。

就在史昂决定为了不危及同伴而把威力减小后的星屑旋转功砸在天贵星头上时,形势又瞬间反转,雅柏菲卡看起来被彻底惹怒了,天贵星直接在地板上砸了个坑。

“敢做不敢当,嗯?”他的声音平稳而低缓,勾起是唇角上有刚才被咬破的伤口,鲜艳的红色蔓延开来,危险却惊艳。

“哈哈哈哈,”米诺斯爆发出一阵大笑,咳出喉咙里的血沫,“你发现了多久?”

控制或保护,两者界限太模糊,不过一念之间。在天贵星相之下,只要那份魔星之力存在,双鱼座的灵魂就不会消亡。

雅柏菲卡没有回答,反而问道,“为什么?”

无数圣斗士的灵魂消散在冰地狱中,而他却沉睡了243年,安然无恙。

因为我第一眼就看上你了呀,你看你站在阳光下,眼睛却像是已死那般沉寂,那时候我就想看在你的美貌上帮你一把吧。

结果却唤醒了你的另一面,我喜欢你的眼神啊,充满斗志的眼神。

不可否认,你在我手中重生。

你让我产生了爱的错觉,但是一个不确定的情绪被压抑数百年之后,根深蒂固到无法拔除,就像你灵魂中属于魔星力量的那部分一样。

潜伏得太久,已经侵蚀了全部。

“我爱你。”

我输了,没什么不好承认的。

黄泉比良坂离第一狱的距离不远,死了再回来也花不上太久。

一只手伸向他,纤长有力,节骨分明。

米诺斯眨了眨眼,才抬手回握住,借着力站起来。

“我接受你的告白。”雅柏菲卡慢悠悠地说。

在进入冥界之前,女神曾对他说,“在冰地狱243年保护你的灵魂的不是我的血的力量,你应该重新认识一下你曾经的敌人。”

他其实是知道的,作为双鱼座的战士,具有对于他人情绪异常敏感的天赋。

毒之道。

他已经走完的旅途。

人之道。

像个普通人那样活着。

“啊?”

“听说普通人一生总要经历一个人渣,我想我应该尝试一下。”

擦!谁说的?!

负责接待的天英星又将探完班白羊座送到冥界出口,“这是冥界的招聘宣传册,你回人间的话顺便带过去帮忙交给有兴趣的人吧,谢谢。”

史昂浑浑噩噩地接过天英星塞来的一打纸册,茫然地跨过通道。

“怎么样了?”守在通道另一端的阿布罗狄和加隆立刻围上来,一个是心急如焚的关切,一个是迫不及待探听八卦。

但前教皇大人的脑子还没有从冥界见闻中缓过神来,随手将手上的东西递给了加隆。

半秒钟后,黄金小宇宙频道里蹦出一条爆炸消息。

“夭寿啦史昂大人叛变了!!!” 


END.


PS:求同好,互割腿肉也行啊!!!


评论(11)
热度(91)
2017-08-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