鸦色的Lin

存坑处
喜欢的文请点心

© 鸦色的Lin

Powered by LOFTER

【锤基】厄特加尔之冬(01)

锤哥不是一个坏人也不能算成一个好人,Loki并不像表面看上去那么单纯,他们处在一个黑暗的时代,君主残暴且强势,Loki想取代他兄弟登上王座,由君主专制改革君主立宪制,而阿斯加德的领主Thor,则想推翻王族重建体系。

原谅我最终没忍住还是把一段旅途的全大纲拿出来写了。

进坑前请先阅读一段旅途(尾声)确认是否能接受结局

 http://lincany.lofter.com/post/3e5bba_b2e9fbb 

如果觉得吃刀了这里还有番外回血 

http://lincany.lofter.com/post/3e5bba_b399e68



人对人是狼。

——[英]希拉里·曼特尔


人对人是狼(01)


Tony Stark带着他的侍从Jarvis走在下城区的巷道上,小道中间聚集着散发着臭味的水滩,偶尔周边住户养的鸡群会扑扇着翅膀跑过,将污水溅得行人满腿,他低着头走得很快,披风和袍脚拍打着他的小腿,像是要避开这种脏污和味道,灵活的穿过行人与挑着货担的小贩。他们在巷道尽头的酒馆前停下脚步,Jarvis为他的主人推开门。

“去准备马车,一小时后我要出城。”Tony说。

“是,主人。”年轻的侍从弯腰行礼,转进一旁的胡同中,片刻就不见了踪影。

Tony折了折长袍的领口,确定披风别针在它的位置上,踏入酒馆的门廊。

他这次进城的时间有些早,酒馆还没什么客人,角落里有个醉汉似乎是从昨晚喝到了今晨才刚刚睡着,中间那张桌子上坐了六个男人,低声交谈着,鼓鼓囊囊的行李堆在他们脚边,桌面上堆满了饱腹的面包、馅饼和香肠,看起来是已经售完了手上的货物,将要离开王都的商人。

帮手的小女仆正在清理一旁小桌上的残羹和酒杯。

酒馆老板在吧台里擦拭着酒杯,听到脚步声后看向来人,笑容浮现在她的面孔上,连满头的红发都似乎一并亮起来,“早上好呀,Stark先生,好久不见,有什么我能为您服务的?”

“早上好,Pepper小姐,请给我一杯麦酒,烤薄饼配干酪,两根肉肠。”

“好的,请稍等。”Pepper招呼小女仆过来,吩咐她去厨房拿食物,自己在吧台下取了酒杯,从酒桶里满了一杯麦酒递给Tony:“一个银币,谢谢惠顾。”

Tony解下披风搭在椅背上,坐上吧台前的高脚椅,从外套口袋里掏出一枚银币,印有国王头像的那一面向上,按住银币推给对方。

Pepper将银币放进围裙的口袋中,又用抹布擦了擦Tony面前吧台上不存在的灰尘。

Tony拿起杯子喝一口麦酒,若有所思地说。“我上次来这个价格还能给我再加一份炖肉。”

“王都的食物价格每天都在变,到冬天的时候,这些就要五个银币了。”

小女仆端着两个托盘出来,将其中一份放上吧台,端着剩下那份蔬菜汤去了中间的大桌。

Pepper接过托盘放在Tony面前,听见他低声快速地说了一句,“阿斯嘉德的那位今早进了城。”

她从抽屉中拿出餐具为Tony布上,咽了一口口水,让自己的声音变得平静,“昨天舞会上国王邀请了娜塔莉亚小姐跳开场舞,人们都说她有可能成为未来的王后陛下。”

然后他们都不再说话。

Tony吃得很慢,将薄饼撕成小片,香肠切碎在碟子里。

直到中间那张桌子的人陆陆续续起身,背上行囊离开。小女仆摇醒了醉汉,将他扶出门外。

一种莫名的情绪像是攥住了Tony的喉咙,他放下了餐具,对Pepper说:“我今天会出城。”

Pepper没有问他什么时候会再来,他们一直分多聚少,于是她说:“祝顺利。”

Tony看着Pepper的眼睛,缓缓地说:“厄尔加特的冬天太冷了,酒馆也不一定有什么生意,我在南方买了一片樱桃园,等我跑完这趟回来,我们就离开这里,去南方定居。”

“哦?或许您应该为了南方的产业在那边另聘请一位理事。”没有了其他人,Pepper的语气也变得轻松。

“不不,”Tony扯了扯长袍的领子,来缓解那种窒息感,他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但是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表达,“你是否愿意和我共享Stark家族的财产?”

“阁下打算给我几分的分成?”Pepper停下了手中的活计,将手放入围裙的兜里,看向Tony,认真地问道。

“不是分成,我的意思是,呃,那个,”一时间词语无法在Tony Stark聪明的脑子里成型,它们像是卡了壳,而变得断断续续,词不达意。

“你愿不愿意冠上Stark家的姓氏?”最终他问。

Pepper眨了眨眼,忍了几秒,还是笑了起来,她说:“Stark先生,我不得不说,这恐怕是我人生中见过的最不正式的求婚。”

“不过,看在那片南方樱桃园的面子上,我同意了。”

“因为你说的没错,厄尔加特的冬天冷得无法忍受。”


评论(9)
热度(48)
2017-08-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