鸦色的Lin

存坑处
喜欢的文请点心

© 鸦色的Lin

Powered by LOFTER

【锤基】席琳在上(24)

24.

夜晚的森林宁静,偶尔传来几声鸟鸣,还有一些更细小的声音,像是鼯鼠们跑过雪地,猫头鹰在滑行,积雪压折了细小的树枝。矮人村的巡逻队一定经常打扫这一带,夜风里没有危险的味道,龙在山洞里睡着了,呼吸平稳而绵长,就像是和平年代时睡在自己的床上那样放松。

哦,对,这对于龙来说的确是“家与床”,龙族都睡在山洞里,哪怕穿上了衣服,一样是野蛮和未开化的种族。

Loki挪动了一下手指,重新数了一次箭筒里的箭支,皮质的护指柔软贴合,却阻隔了触感,他不想弄乱尾羽,而是将箭筒微微倾斜靠在腿上,依次抚过箭杆。

在失去的三个月记忆里,他丢了一支箭。

这是危险的,一支弑神之箭。

所有人都知道只有龙族拥有对危险的感知力,但Loki却不这么认为,他感觉到危险,还有威胁,在这貌似宁静的和平中。

Thor大概是在后半夜里醒的,迷迷糊糊,恍惚到不知道自己为何身处此处,而黑暗精灵又是何人。

月亮渐渐爬上高空,雪地上的月光让人产生一种即将天亮的错觉。

直到精灵抖动了一下露出斗篷的尖耳,Thor才从刚刚睡醒的迷蒙中反应过来。夜晚并未过去,因为暗精灵苍白的皮肤上属于黑暗之神格兰肯的祝福依旧清晰,耳廓上精致的纹路,在山洞里明灭的火光中,有种说不出的旖旎。

“换我来守夜吧。”Thor坐起身,拉伸着肩背,对暗精灵说。

“不用了,”Loki骤然起身,一脚扫灭火堆,“有东西冲着我们来了。”他掀掉碍事的斗篷,反手摘下暗红色的长弓,“上山。”

Thor刚引来风的元素裹住两人,精灵已跃身湮没在夜色中。

那些东西来得很快,厚实的雪地无法阻隔它们,咔哒咔哒,带着腐烂的味道,如潮水一般穿过森林。

树林在飞速的后退,伸展的横枝时不时撞到Thor的角与皮翼上,拖慢他的速度,那些东西的声音越来越近,Thor感受不到精灵的方位,不确定是否该停下来战斗,如果继续前进的话,他抬眼看向上方被枝叶遮挡的天空,这不是变身的好地方。

箭矢击中血肉和动物的嘶鸣在他身后响起,Thor一个滑步缓解了飞奔的冲力,举盾转身,提锤挥开另外几只追上的狼蛛。

魔力为弦的无声之箭。

被射中的那只倒在不远处,箭从眼眶处穿透,蜷成一团死去,很快被后面的当做攀登物踩在脚下。

“这是矮人族的森林。”

冰冷的声音打断了Thor变身的念头。

他向声音传来处移动,将扑上来的蜘蛛砸倒。

“退后。”

精灵从他藏身的树梢跃下,像只夜枭般轻盈而锋锐,他举弓过肩,取箭上弦拉弓一气呵成,例无虚发的三重射,几息之后密密麻麻的蜘蛛尸体就在他数米之外堆成半人高的墙。

“Loki!”Thor出声提醒,抬锤震怒灵气,接上举盾冲击,牢牢守住他的阵线。

精灵已经发现了头上的危机,他手指间的三重箭矢平射而出,爬过尸墙的蜘蛛应声倒地,随即抽箭搭弦旋身下蹲,仰手一道冲击箭,从上方跃来的狼蛛根本没有躲闪的余地,尖嚎着被箭矢破开尾腹,血与内脏的碎片倾泻而下,精灵却早已借力避开。

Thor不知道战斗持续了多久,耳边尽是蜘蛛的嘶嚎,肢体被击中的钝响,盔甲和武器上溅满了绿色的血液,滑溜溜的几乎抓不住锤柄。

直到所有声音都渐渐褪去,只有耳内还在嗡嗡作响,他回过头去,精灵露出的皮肤上格兰肯的咒文已经消失,才轰然醒悟,仿佛灵魂回到了自己的身体内。

暗精灵垂眼看着地面上支离破碎的蜘蛛残骸与血迹,侧脸像冰与雪做成的雕像,他的眼睛里没有光泽和感情,一些细微的声音从他身上传来,Thor顺着声音方向看过去,暗精灵的指尖正无意识的敲击着弓身,龙骨做的弓身,红龙之皮做的弓柄,没有弓弦的暗杀之弓。

他的手指甲染成了漆黑的颜色,像淬过毒一般散发着寒光,在苍白骨感的手上有些病态的妖异。

Sif在离开前曾给Thor恶补过关于幽灵守护者的一切,至少有一点没有说错,他就像一个幽灵,就像这松林的冰棱,雪地上的月光,冰冷,不可触及。

 

Loki没有注意到Thor的视线,他陷在自己的思维中。

狼蛛在食物缺少的冬季的确会离开聚集地到更远的地方狩猎,但动物的本能不会让他们来袭击一个全盛的强者。

Loki隐隐觉得,这是一次有预谋的行动。

像是有人在暗中,狩猎他。


评论(17)
热度(85)
2017-08-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