鸦色的Lin

存坑处
喜欢的文请点心

© 鸦色的Lin

Powered by LOFTER

【LC米雅米】潜伏(03)

03生灵

雅柏菲卡睡着了。

几分钟前他还差点被米诺斯搬出来的一堆卷宗给埋葬。

全是圣域杂物兵和侍女的记录,而法官本人只抽了一本留给自己。

“在这些里面找出和你死亡有关的信息。”天贵星说得异常轻松,丝毫不觉得那一堆已经比他身高还要在高一些的卷宗有太大难度,“顺便把已经死亡的整理出来,罪行较轻的放左边,永世受苦的放右边,特殊的直接呈递给我。”他说着便勾了勾手指,傀儡线就将主台上的那本黑色的厚实的硬壳书拽过来。“我允许你借用法典查询。”

虽然没有了小宇宙,但战士的本能还在,雅柏菲卡扬手接下,翻开后里面密密麻麻的字迹看起来都头晕。“确定不让你的部下帮忙?”怎么说这些都不像是一个信奉雅典娜女神的圣斗士的工作。

“我的法庭不允许扰乱。”说话间已经回到法官席上的米诺斯说。

“扰乱?”看那些冥斗士和杂兵对天贵星的态度,雅柏菲卡还真一时无法想象他们有胆量在这个恶魔的地盘内喧哗。

“长相距离审美太远的,影响办公心情,也算。”主审台上不知道是谁已经整理好了一部分的卷宗,米诺斯一边逐本转移至死亡之书中一边回答。

见鬼的逻辑。

“你可以挑一些符合你审美的。”

偷窃与欺诈,第七狱。被法典转移了注意力的雅柏菲卡的回答也变得随意而漫不经心。

“愿意留在冥界办公的本来就没多少,等一圈转下来,职位空缺都填不满,哪有条件挑剔。”

听起来挺惨的,但雅柏菲卡不知道为什么却有点想笑。

“看看阿克隆河就知道了,当年规划时候打算治理的,现在不还是那样,连摆渡人都只有一个。”

啊,想不到冥界三巨头之一对环境怨念颇深。

“我没见过阿克隆河。”

“祝贺你省了一笔,你应该感谢路尼。”

“……”

米诺斯后来又说了什么,雅柏菲卡已经听不清了,身体的疲惫和痛楚拖拽着他,一晃眼就是一片黑暗。

他大概是在做梦,梦见自己在赶路,一段走不完的旅途,回头时却没有了来路。

孤独的,没有希望的,毒之道。

庭下没有了回答,米诺斯才放下手中的死亡之书,站起身。

他错怪了路尼,双鱼座的虚弱并不是天英星造成的,而是来源于他的躯体,他根本没有死,还在人间残喘着卑微的活着。

濒死的重伤掩盖了小宇宙,让他像个死灵那般。

他掩藏得太好了,如果不是卷宗无法转移进死亡之书,几乎骗过了他。

一个生灵。

如果现在绞碎这具灵体,那么,他在人间的那具躯体将不再醒来,昏迷,虚弱,直至死亡。

米诺斯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手指,想要将这样的美妙想法变为事实。

不,不。

他还需要知道更多的信息,如果是一场阴谋,那么他会踏碎它,如果是其他人的成果,他会嘉奖这绝妙的主意。

燃烧小宇宙,指尖凝聚起魔星的力量,再放在双鱼座的胸膛,就像是一种污染,没有任何阻挡侵入这个黄金圣斗士的灵魂,替他裹上伪装,来抵消冥界对圣斗士的压制之力。

生灵在冥界久留,被冥界之力侵蚀后,也会变成死灵。

已经到手的玩具,怎么能让他再逃走一次呢?

“双鱼座。”

那声音太近了。

别靠近我!

雅柏菲卡几乎是一瞬间被惊醒,“抱歉。”明明承诺过完成的事情,眼下却像是偷懒被抓了个正着那般,不禁有些羞愧与尴尬。

“刚死的圣斗士灵魂还会残余着一些活着时候的力量,是什么让你虚弱至此的,双鱼座?”

因为不像天马座那样有雅典娜力量的庇护啊,米诺斯明知故问的扮演着合作者的角色。

 “我也想知道原因。”

宽大厚实的披风兜头盖下,雅柏菲卡从一堆布料中将自己扒拉出来,才发现是米诺斯冥衣上的那件。

 “收下吧,等天黑后去地面上,或许你的尸体能告诉我们更多的信息。”

双鱼座和真相之间只需要一个误导,就会越走越远。

米诺斯拿走的那本白羊座的卷宗中清晰的写着:白羊座葬双鱼座于圣域墓园。时间是一天之前,而再往前,他们对战的那天,白羊座携双鱼座返回圣域治疗。

多么有趣,生灵不知道自己活着,在冥界游荡;而他的战友们却以为他已死去,将他埋葬。


评论(2)
热度(51)
2017-07-29